废人世界

存文用。

[御泽]御伽話 - 01

*交往-ed的御泽,请一定注意。

懂梗的太太快我们来一起哭(不

*可能之后会有很多BUG……想写个长篇,先把重点的地方写下来,之后会添加完全。

 


01.起转承合

 

「泽村,你要结婚了吗?」

 

也不知道经过了多久的沉默,御幸开口打开了下一个话题——虽然这句话,似乎给他对面坐着的人带来了不小的杀伤力。不过现在就结婚也太早了吧,然后御幸又自言自语般地加了一句。

 

「噗——您在说什么?!」

 

冷不防地被吓了一跳的泽村,好不容易咽下了刚才喝进的那一口咖啡,极力避免了溅到对方一身的恶况。说起来,一开始就是在别人喝水的时候、投下炸弹的家伙不对吧?

 

看着对方脸上因依旧丰富的内心活动而产生的各种表情,御幸不由得嘴角上扬。与那有趣的个性同样,至今没有改变过的,还有他生硬的敬语……啊,稍作订正,现在的敬语是比当初要好很多了,虽然依然会让人发出「那算什么啊」的感叹。

 

御幸放下杯子改用手托住脸,眼神示意泽村看看自己右手无名指上的那枚环状物。

 

嗯?如同当年作投捕搭档那般默契,泽村一下子就反应过来对方是在说自己手上戒指的事。他愣了一下,原本扶在瓷杯上的双手不自觉地握紧。

 

其实有一瞬间是想要缩手回去的。

 

「哈哈、没有啦!」泽村像以前那样笑着,「比起这个,御幸什么时候变成不加糖派了?」

 

这是什么糟糕的转移话题技巧?御幸有些无奈,但还是任由他去了,「这个嘛,是什么时候呢?」

 

「这不是我在问你吗!」

 

「哈哈哈,猫目!你还是老样子啊……」

 

 

明明现在自己面前的人正在笑。

 

泽村却在对方无法察觉的心中小小地叹了口气,笑得开怀的样子、眼镜之后弯成了缝的双眼、一如既往看上去很健康的牙齿——是御幸想要蒙混过关的表情。

 

也许是人已长大,再也无法承受年少时的生气和热情,看上去和以前没有区别的神情,如今却像是戴上的面具。面具的阴影面的脸上,真正的表情又是什么呢?纵使有些东西已经深入骨髓,现在却会觉得多了一分劳累。

 

 

「那、你把戒指送给谁了?难道是若菜?还是说高中时候的吉川?」

 

「……」话题终究是又回来了,泽村苦笑一下恢复了自己一向夸张的笑容「所以说,这是我自己买的!又不是对戒,没有送给谁啦!」

 

「是吗。」

 

御幸自然不会看掉对方任何一个小动作,他把自己面前的咖啡杯送到嘴边,却没有心思喝。撒谎的时候,就会不自知地用两只手的食指画圈。这是个坏习惯呢,泽村。手中的咖啡还在冒着热气,给镜片染上了一层白色的水汽,这引来了对面人的笑声。

 

「倒是你,不会真的像杂志上说的那样,在跟那个女主播同居吧?」泽村刻意地摆出一副揶揄对方的表情,「还什么『家里还有不堪寂寞的小猫等着』,池面果然就是不一样呢,明明就只是个眼镜男,真亏你能说出那么肉麻的话呢,明明就只是个眼镜男。」

 

「喂喂,泽村君,你说了两遍眼镜男哦」

 

「因为是事实嘛~那个女主播超级漂亮的,该说不愧是御幸吗?」

 

「……」

 

那篇报道好像是有印象,不过这种三流杂志上刊登的花边新闻,不管是御幸本人还是他所在的球团,一向都是以无视为主,如果没有打扰到选手和比赛的话。

 

「那个啊,是真的开始养猫了,因为一个人住,屋子里太没有生机,所以就开始了。」一边说着,仿佛现在就看见了现实场景一般,御幸露出了正在回想着什么的神色,那表情看起来是该死的幸福。

 

「真是可怜的喵啊,遇上眼镜男做主人。」

 

「泽村君~很久不见你有长进了嘛~」

 

「是的,对不起,前辈!」

 

上一次能有这样的相处模式是多久之前呢?两人不禁都笑了出来。

 

 

再次降临的沉默,这次两人之间却似乎没了刚开始的那份尴尬,一切都是拜刚才小玩笑一般的对话所赐吧,好像又回到了以前一样。

 

「她说男人喝咖啡加糖太孩子气了,」轻声自语着,御幸拿勺子摆弄着小碟中的几颗方糖,如果全部放进杯子里的话一定会很甜吧,看看对方的碟子里只剩下孤零零一颗的块状物,御幸轻轻笑了笑,「还有什么穿运动衫很土之类的。」

 

「哈?你说什么?」

 

「在说猫啦,猫的事……天好像晴了。」

 

泽村随着对方的话转过头去看,果然是雨停了,高楼林立之间也没有看到晴后彩虹的机会呢,真是可惜,要是在长野的话一定能看到的。不过雨停了总是好事。

 

对面传来了衣服的窸窸窣窣声,御幸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整理着自己的衣着。

 

「我也该走了呢。」

 

「哦哦。」泽村呆呆地抱着杯子,只有眼睛跟着御幸的一举一动,半天才跳起来要跟上送后者出去。也对,这人本来就是来躲雨的,只是碰巧遇上了自己才变成了叙旧。

 

 

之后便是默不作声的一前一后,店门打开的时候清脆的铃铛声混着初晴的阳光,给御幸的背影添上了一分缥缈的感觉。

 

泽村机械地注视着玻璃门,看它打开又合上。

 

然后他看见了门外的人转过身来,看他在阳光下笑了开来——那是他无数次在投手丘上看到过的笑容,是只有在那块神圣的区域隔着接近20米的距离才能看到的笑容。御幸朝他挥了挥手,是在道别吧?泽村下意识要举起来手回应,动作却停在了半途。他看见御幸以着不负于当初的笑容对他说——

 

 

「泽村,恭喜了。」

 

呆站在原地的人终究是没能向对方告别,只是看着他消失在人群中。 


-TBC-

评论(21)
热度(33)

© 废人世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