废人世界

存文用。

【自翻译】泽村好像有个有钱而且是年龄比他大的社会人女朋友【御泽】

自翻译,喜欢请到P站给太太打分or收藏~

这篇后作是工口,本来说好这周要做的,但是因为有个论文要构思,就耽误了点时间,今天先爆肝把前篇做了,后篇就下周六吧OTL有些句子的译法可能会不太合适,介意的太太可以回P站看原文TwT翻译上有质疑的话也请告诉我!


作品id=4668672 written by スズ

后篇翻译戳这

 

金丸视角,捏造了未来的御泽。
这是金丸在沉痛地叙述,关于泽村传说中的女友,在大学中变得一发不可收拾的故事。
职棒御幸×大学生泽村。金丸和泽村在同一所大学。

(此出太太的说明中涉及剧透,故省去。)

追加:虽然现在说有点晚,但是非常感谢阅览、评分、评论、收藏、加TAG等的各位。我好喜欢从金丸视角来看的御泽,不管有多少类似的文都不够那样的喜欢!这之后要是有机会,我也会写写后来御幸干了个(ry 的故事~!

(此出太太的说明中涉及剧透,故省去。)



正文:


一个被称为王牌候补的投手,他的女朋友
我觉得,在这个棒球部十分有名的大学里,不被传流言才奇怪。
话是这么说,但是,可是。

「喂,金丸你知道吗,泽村女朋友的事?」

第一节课很早就结束了,然后是第二节,这之后去打打小时工也不错,不过还有晨练。
果然还是不要像这两天一样,把中午以前的时间都排满比较好,这样想着的同时——
旁边坐着的人悄悄靠了过来,对坐在最后排、正用半梦半醒的双眼看着其他系教授的板书的我搭话。
拿着课本挡住了自己脸来搭话的这个人,是跟我同班的某个朋友。
因为我和泽村是那种,经常要互借笔记啊帮对方答到之类、相互照应的关系,所以共同的朋友也很多,而现在搭话的就是那当中的一个。

我暗自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音量叹了口气。
然后以一种看上去既不是有兴趣也不算没兴趣的中间态度,先拿「泽村的女朋友?」这样的反问搪塞对方。
于是那个朋友又问我「对,就是传说中的那个美人!」
啊,又来了吗……这次又被添油加醋成什么样了?虽然不太喜欢在谈话时走神,但我的视线还是不由自主地飘远了。
顺带一提,说到现在处于流言中心的主角人物泽村的话
在参加完今天晨练又上了第一节课之后,因为他没带第二节课的书
所以现在应该正在中心食堂的某个角落,抑或是跟棒球部的谁谁谁一起,在活动室消磨着时间吧。
真是个悠闲的家伙。

「关于那件事,我听说她好像不是服装公司的老板,而是个模特哦。」

我觉得,对于忍耐住了差点就发出“噗!”的危险声音的我,就算被谁表扬一下也不为过。
泽村,你女朋友这次好像又变模特了哟。真厉害啊你。

「是谁告诉你的?」
「诶?棒球部的家伙们这么说的,说是泽村自己说的。
金丸你也在棒球部吧?没有听说吗?」

都是棒球部成员,嗯,当然听说了。
而且恐怕作为这流言来源的对话发生的时候,我也在场。
但是,昨天下午训练结束在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,泽村和同年级捕手聊天的内容,就只有我听见了啊……
而且聊天内容也没有直接说,泽村的女朋友就是个模特之类的。
原来如此,这次的话是被这么曲解的啊,我反而由衷地佩服起传言者们了。

我所在的大学连棒球都很有名,所以一提到棒球部的话,自然而然就会是学校里的名人。 
尤其是一军成员,以前就有好几个人后来进了职棒。
当然,这家伙也被公认最后也许会进职棒。
还经常被同班的人拉去做联谊会的诱饵,也不只是因为在棒球部,就算觉得(虽然这么说不太好)泽村没法当吸引女孩子的材料,但实际上,仅仅是说会有棒球部一军成员去,联谊就会顺利发展下去,仔细想想女人真是可怕。
就连同在一军的我都是这种待遇,更别说是对“说不定可以成为‘在投手这种引人注目的位置上,而且还有着明确要进入职棒的未来的棒球选手’泽村的女朋友哦”虎视眈眈的女人们,时常都若有若无地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向他。
因为这个,就算关于泽村所谓的“女朋友”被传得沸沸扬扬,但由于是人们口头相传,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加上了各种各样莫须有的内容。

而在某天,同班的人在考完试之后勉强决定开展的聚会上,女生们就泽村的衣着这个话题聊了起来,便成为了这件事的开端。

『说起来泽村君,最近看起来不是很潮吗?』

坐在泽村正对面正喝着酒,有着看上去软软的浅色头发的女生仅出此一句话,它就成为了导火索,然后旁边坐着的女孩子们便针对最近泽村的穿衣风格变化一事,七嘴八舌地讨论开了。
而男生这边基本都是“男人的衣着有什么好在意的”的态度,不过被这样一提,重新审视一下泽村之后发现确实,跟开学的时候还会被人吐槽“你就只有运动衫和牛仔裤吗”的穿着比起来,现在有一种“好像是在哪里商店的展示模特身上看见过,但是在泽村身上就觉得有点浪费”的感觉。
(不过我本来就对时尚什么的没有兴趣,所以也没法评价别人。)
按照女生们的说法,至今为止,泽村一般都穿比较宽松的衣服,突然换上了衬身材的衣服之后,才发现原来他身材也很不错啊。
之前还都戴不知道哪里牌子的手表的,最近吧连鞋子都穿得跟衣服很搭了。
虽然总体来说还是穿得比较随性,但是那种有好好搭配却又不过分的感觉,显得整体形象很好。
今天穿的卫衣虽说是卫衣吧,但不是用拉链而是扣扣子就显得很可爱,真好呢……之类的。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,总之就是狂风暴雨般的赞扬扑面而来。
听了那些话的、坐在泽村附近的家伙们,也趁着喝多了开始煽风点火——
「什么什么,泽村君也开始注意起服饰打扮了吗?!」
「难道是要在大学洗心革面吗~?」如此这般地揶揄泽村。
然而泽村对于这些所说出的那句话,一瞬间冻结了现场的空气。

『啊,不是啦,衣服我又不是自己挑的。
是别人擅自帮我选了然后硬塞给我的。』

老是塞给我,收那么多感觉也不太好,虽然有些难为情,但是因为对方说“又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,你要是不穿的话就只有浪费掉了”,所以就先收下了,不过受到这么多表扬,说明那家伙还挺有眼光嘛,明明对自己的衣服就不怎么上心……

把这样自顾自说着的、根本没意识到当场情况的泽村先放一边,恐怕当时在场的除了我和泽村之外,所有人都认为是「原来如此啊是女朋友送的吗」没差了。
有一部分女生还呈放空状态喃喃着“原来泽村君有女朋友了啊……”。
而男生,基本上都用一种“你都有女朋友了啊”的羡慕眼光看着泽村。

于是这之后,几乎就是在第二天,关于『泽村的女朋友』这个话题,就在人群之中传开了。
而几天过后,就不止是“好像有女朋友”这么简单,变成了——
「泽村好像有个可以送他衣服啊鞋子那么有钱的女朋友。」
「这么说的话就是已经工作了的社会人了吧?」「那肯定就是个比他大的女人。」
结果变成了像这样的人传人游戏般的联想,总结一下就是:
「泽村好像有个有钱的而且是比他还大的社会人女朋友。」
竟然能发展到这个地步,人类的流言蜚语真是种可怕的东西。

从那之后,只要从泽村口中说出的、本来什么都没有的话中,看见了一点关于“女朋友”的影子,周围的揣测和推测就会变成确实的谣言。

比如说,某天因为练习之后开了会,导致结束时间比平常要迟一些,于是就决定前辈们也和大家一起去吃拉面,然后再各自回家,结果这个时候泽村一脸抱歉地说「有人来接我」,听到他如此拒绝前辈邀请的同级生们,脸上那种“难道说是传说中的女朋友”的表情,表现得一清二楚。
虽然他们好像有为了不被泽村发现而努力,一边小心翼翼地藏起这种好奇心,一边等待着能从泽村口中得到什么爆料。
你们还真闲啊喂,这样想着的时候我似乎想起了一句话,叫做——好奇心会杀死猫。
因此,到对方来接泽村的时候,发现是“对于普通社员的女性来说,自己买就太贵了”等级的高级车之后,理所当然一般的,「泽村的女朋友开着高级车」的传言就被说着说着,加上了“开那种车的人怎么可能是普通社员”的推测,最后变成了“似乎是服装公司的女老板”。

听到这个的时候,我因为死命把快要喷出来的、当时正在喝的限定口味可乐咽回去,而搞得鼻子深处某个奇怪的地方又痛又麻,连眼泪都飙出来了的经历,现在还历历在目。

那之后还有,身材火辣还是巨乳什么的,住在市中心的高级公寓什么的,是个S属性女王啊,而且做饭的水准可以和大厨比肩什么的……
和现实有相当差距的传言在不断出现交织,在如今泽村女友形象变得越来越不得了的情况下,这次的版本里她又成了模特,对此我也只能笑而不语了。 
顺便一说,这次的“模特说”是因为,昨天,独居的泽村和同样独居的同年级捕手在更衣室,闲聊关于垃圾分类的话题的时候,那个捕手随口问说着“我那边明天是资源垃圾回收日,要是不扔掉一些杂志的话会堆不下的”的泽村:“你有在看什么杂志吗?”
『也没有专门在看什么,就是那谁拿到好几册上面有自己的杂志之后不想要,所以都扔我那里了。我房间又没有宽敞到可以全部塞下,结果就把有那家伙的那几页裁下来了,其它的都扔掉。资源回收日一周就一天,要是忘了拿出去的话就惨了。』
泽村这不经意的发言,又成了被发散的开端而被拿去推测。
反正那些听到的人,又擅自联想了“登在杂志上=模特”之类的吧。

那种传言怎么能信,虽然不知道开玩笑的成分到底有多少。

把一个人在那里发呆感叹着“真好啊”的朋友放一边,我注意到手机提示有短信,于是点开确认。
泽村果然是在食堂。现在正在食堂,所以发过来的内容才是已经占到了午饭的座。
我把至今为止的种种事情告诉了泽村之后,结果他本人却只是爆笑着说:「不会有人真的以为我有那么厉害的女朋友啦!」 
可以说他完全没有在意这事。
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,该说他是太过冷静还是粗枝大叶呢。

「模特吗~没想到他女朋友还是业界人士啊。」
「啊……哈、哈、哈。」
「不过金丸也在棒球部吧,有点梦想也是好事哦。」
「不不不,又不是因为在棒球部,一般又没什么机会跟模特接触。」
「这你就不懂了吧?可以让泽村的女朋友给你介绍嘛。」

这样啊(用片假名来表达棒读的语气,中文不好翻译,此处注明)。如果可以的话真想让她介绍一下呢。
不过即便是让"泽村的女朋友"介绍,也不可能是业界人士,而只会是球界人士。
嘛,说不定那样我会比被介绍了个模特认识还要开心。
正考虑着这被流言唬住的白痴的时候,下课铃声响了。
教室里开始嘈杂起来,我把拿出来的笔挨个放回笔盒,然后把笔盒跟笔记本一起扔进包里,再穿好外套。
那么接下来就去食堂吧,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站起来时,旁边坐着的朋友问我午饭怎么解决。
我回答说泽村在食堂占了座我现在过去。

那个朋友似乎要先去趟图书馆,图书馆和食堂的方向一样,所以我们就顺路一起走了。

「话说回来,金丸你啊,应该认识泽村的女朋友吧?」
「为什么?」
「因为你们不是高中也都在棒球部吗?你们之间交情那么深。」
「就算交情深也不一定连对方女朋友都认识吧。」

就算吹着北风,中午的校内还是人多得快摩肩接踵。
我用暧昧不清的言语回答了朋友的问题。
绝不是在说谎,但也没有要敷衍他。
我是真的没有直接从本人那里听说过。
但很抱歉的是,正因为长久以来的交往,有些东西还是会自己看到。
只是没有说出来过,先不说泽村,另外那边应该早就知道我已经察觉到他们之间的关系了吧。
所以我才决定,在这件事上一定要做一个绝对的旁观者。
这就是,从至今为止被卷进种种事件里而混乱不堪的高中生活中取得的教训。
但即使这样。即使是这样,还是。

「啊,金丸!这里这里——!」

和朋友告别后我进入了食堂,因为立马就看到了我的泽村大幅度地挥着手,并用他那一向大得不行的声音呼唤着我,所以有好几个在食堂里的学生都朝我这边看了过来。
这是和泽村在一起就时常会有的事,但果然觉得羞耻的事就是会感到羞耻。
「声音太大了啊笨蛋!」我小声的说着,把包放在了桌上,并把脱下来的外套挂在了泽村对面的座位上。
不不不都这种时候了,声音大不大已经无所谓了。问题是,那件衣服。

「占座谢了。还有,你衣服怎么跟早上不一样了?」
「那个啊,在食堂跟第二节课有空的家伙们闲聊的时候,和端着咖哩的女孩子撞到了,回过神来已经一身都是咖哩了。」
「真是危险啊……那个女生,还有你,都没被烫伤吧?」
「幸好女生那边什么事都没有,虽然我也没有被烫到,不过全身都是咖哩也不行,擦擦最多只是安慰一下自己其实没什么用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然后吧,就在学校附近住的家伙说借你冲澡和衣服好了,我就接受了他的好意,然后借来了这些衣服穿。
呀~真是危难关头见真情啊!嗯!」

虽然一边说着嗯嗯一边自己点着头的泽村,正在毫无意义的得意着,但在我看来,泽村的行为,似乎会引发一些不好的事,这种预感让我额头上都冒出了青筋。
借他洗澡和衣服的,恐怕就是,作为泽村女友模特说的开端那次对话当中另一个当事人,和泽村组成投捕搭档的同级生捕手吧。
住在学校附近的话,确实应该就是那家伙了。
而且,那个捕手这一年里一直都跟泽村是搭档,虽然他们作为选手的类型很合,但最重要的是,他俩性格上似乎也很合,最近甚至发展到,就像是被拆下又重新整合的部件那样,从各种意义上讲两人都很亲近。

不不不,所以说真的饶了我吧。
为什么跟这事完全没有关系的我,一定要因此而感到胃痛不可啊。

「……泽村,那你今天穿来的衣服怎么了?」
「啊啊,放在借我衣服那家伙家里洗,然后晾起来了。」
「那,下午一定要晾干哦。
听好了泽村,一定要穿着今天穿来的衣服回去哦?
就算是出了什么错也千万不要就穿成现在这样回去。」

泽村面前已经摆好了烤制的餐食,但是筷子还没有拆开,明明先吃着也没事的,一定是因为习惯所以等我来了再一起开动吧。
那我就不得不快点去买好自己那一份了呢,这样想时,即使泽村只是皱着眉用“为什么啊”来应对我单方面给他的忠告,我也该去买自己的午饭了,于是只拿了钱包走去食堂的柜台。

不过啊,为什么?从那个表情就看得出来,这家伙完全不明白,那个人为什么要不停地送自己选的衣服给他还让他穿的意义吧。想到这我不禁发出了今天的第二声叹息。

(基本上,男人会送别人衣服的理由什么的。)

当时也没有太注意这个问题,但现在稍微长大成为大人之后,再回过头去想的话,能想到的内容就有很多了。

不过,比起泽村,那个人从高中时代起就已经被世间所瞩目,现在也是“如果不把脸遮起来就上街的话,一定会被轻易叫出全名”等级的名人,要说担心对方被别人盯上的话,不如说比起那个人,应该是泽村才更该注意才对,虽然这么说,但是泽村啊,从以前开始就很不可思议地总会成为人群的中心。
明明那么吵闹又很啰唆麻烦,却还是会像磁铁一样让很多人不由自主被他吸引。
明明就很笨拙,但又只会走直线,让周围的人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放着他不管。
而且这一点即使到了现在、成为了大学生也没有改变,泽村还是和以前一样,被前辈们疼爱有加,一开始还有同级的人对他不满,但现在他已经很自然的成为部里的中心了。
而后辈的话,等他们到我们这一学年的时候,一定是泽村最受喜爱吧。

于是,从竟然通过这种方式来牵制周围的,这种狼狈的样子看来,那个人已经察觉到了这一点吧——就算到了大学,泽村也还是泽村没有变。

「其实心里已经担心得要命了吧……」

我用谁也听不见的音量自言自语着,拿着点好的拉面套餐,刚回到泽村在等着的座位,便看到泽村那像在说“我等好久了”一样的表情,他立刻合掌说“我开动了”便吃了起来。
所以说,下次你可以先开动啦,不过就算这样说了,肯定会被回一句“吃饭这种事,比起一个人吃,当然是跟谁一起会比较好啊!” ,然后我就只有说“那倒是”的份了,所以我也只是合掌,然后开动。正吃着——

「说起来,刚才你说的那个,我还准备吃完饭就直接这样回去了呢。」

泽村的无心之言,让我在一个错误的时机将嘴里含着的拉面汤咽了下去,结果被呛到咳了起来。

「咳、咳——!什么啊说要回去,你第三节不是还有课吗?!」
「那个啊,今天好像停课了。」
「那下午的练习呢!?……啊今天下午没有练习。」
「我发了短信,然后说是要来接我。还说是off season所以没关系,明明就很忙。」
「……御幸前辈吗?」
「嗯。发短信跟他说“直接来会造成骚动的,所以要好好乔装之后再来哦”也回我了,应该没问题吧。」

还没问题吧,现在你应该担心的不是那个吧。

「你现在很不妙啊。」
「从刚才开始就在说什么啊金丸,衣服这种东西怎样都好吧?」
「对我来说你是穿什么都无所谓,但是这不是我或者你觉得没问题就……」
「我觉得不怎么好哦?泽村君。」

从背后传来了我有印象、很怀念的声音,我机械地转过头。

在那里的是,明明戴着墨镜,却释放出了不得了气息,导致不断有视线从周围聚集而来,高中时代的前辈,也就是说,如今作为职业棒球选手活跃在第一线的御幸一也本人,现在就站在那里。

有钱,年龄比泽村大的社会人,身材好,住在市中心的高级公寓,有S的气质,擅长做饭,还登载在杂志上的,开着高级车的,泽村的恋人。

(嘛,这些评价倒是不见得有哪里不对。)

因为呼叫自己的声音而将视线从午饭上转移,抬头便看见了前辈的泽村,倒是一点都没慌张,一边跟已经在嘴里了的饭菜战斗一边说着“啊,御幸前辈已经来了啊”。

「抱歉,我还没有吃完。」
「你慢慢吃。我等你吃完。金丸,好久不见了。」
「我才是,久疏问候……」
「还是老样子,一直都看着泽村呢,辛苦你了。」

直接把墨镜取了下来,在泽村旁边坐下的前辈脸上,露出了高中时根本无法想象的、完美的营业式笑容,正是因为已经经过了好一段时间受人注目的生活,已经能做得有模有样了,在这种微妙的点上,我感叹了起来。

但是,前辈的眼里却完全没有笑意。眼里。

「那么,泽村。你的衣服是怎么回事?」
「哦对,请听我说哦!!今天真是不走运!!」

丝毫没有犹豫就开始说,把被咖理弄得一身都是,所以去了同年级捕手独居的房子里,借了浴室和衣服的全过程,挨着对御幸前辈讲了一遍的泽村,就像是在跟父母汇报今天一天都做了些什么的小孩子一样天真,我从正面看着他,心中默默地为他合掌祈祷,然后静静地吃起了已经开始变凉的拉面。

男人会送人衣服,是为了在做上体现自己喜好的标记之后,再经自己的手脱下它。

我想起了不知道何时在杂志上某专栏看到过的一句话,我觉得要是那本杂志还没有被送去垃圾回收的话,下次一定要带去让泽村看看才行。
不过即使是让他看,这之后也已经变成一场好戏了吧。





评论(28)
热度(664)

© 废人世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