废人世界

存文用。

【自翻译】Good-bye, Nice to know you.(前)part 1

#失忆虐梗注意#


Written by 片岡 

P站原作走这里 

翻译走:P2  P3  P4  P5  P6  P7

 
(注意) 
·捏造了未来 
·御幸和路人女有性关系 (译者注:御幸没有人渣设定)
 
(大纲) 
·涉及剧透,略 
 
正文: 
 
「你准备怎么办?」 
 
「没有什么怎么办。」 
 
我,什么都不会做的。 
 
泽村说。 
 
「我有像白痴那样的想过很多。但我觉得,果然还是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比较好。」 
 
听着泽村的声音,克里斯稍微皱起了眉。虽然泽村说的都是真心话,但总感觉不知话中何处,透露出了些许勉强的味道。 
 
「我知道你和御幸的关系,所以没办法直接跟你说『这样啊』。你觉得这样就好吗?」 
 
以这种方式结束。 
 
「并不……好。但是除此之外我找不到别的办法了」 
 
对询问着自己的克里斯说着,泽村移开了视线。 
 
「但这不是好与不好的问题。应该说是没有其它选择吧。如果是成为王牌的话,努力就能够做到。但这件事不是我一个人在这里做这个做那个的就可以的。就算我努力了,御幸也不会想起来。所以我已经放弃了,既不是恋人也不是后辈,就做个陌生人吧。对我来讲,就算御幸是陌生人,只要他能好好打棒球,我就很开心了。所以——」 
 
泽村说到这,沉默了很久才继续道: 
 
「我想,明天去告诉他我们分手吧。」 
 
 
 
Good-bye, Nice to know you. 
 
 
 
「祝我一切顺利的吻呢?」 
 
「才不会有那种东西」 
 
在泽村的记忆里,两人之间最后的对话恐怕就是这样无聊的句子了。 
 
虽然将马上前去比赛的御幸送到了玄关,但说出的却不是「加油」,而是换作了「请一定好好工作。毕竟你是职业选手,是靠这个赚钱的」这样,责问般的,十分含蓄的激励对方的话语。这也是由于御幸反复要求离别吻造成的。 
 
而最后,泽村没有给御幸他想要的吻,御幸也没有接泽村的话。但这并不是无视,而是因为这样的对话是常有的事,所以都没有回应对方。 
 
于是从结果上讲,两人之间最后的交流就变成了这样的日常对话。 
 
不过说是「最后的」实际上是有语病的。 
 
正确地说,泽村在那之后也和御幸见着面,多多少少的对话还是有的。只是说,御幸把他当作泽村来进行的对话,那就是最后一次了。泽村下一次与御幸相会时,后者已经忘记了他。 
 
 
 
泽村是从克里斯发来的短信得知的御幸被送到了医院。 
在刚才那无趣的问候之后,御幸便身向今天预定的比赛,而泽村则是前往大学的社团活动。御幸同往常一样,作为首发出场比赛,泽村也与平日无异,开始了日常的练习菜单。 
 
什么都没变。 
 
唯一与日常有差别的,就只有,御幸在今天的比赛里吃了一个触身球这一件事。 
直击头部。 
 
触身球是比赛里常有的事。但因为打者多少是能够避开的,所以一定不会出现大的损伤。 
 
但不幸的是,御幸遇上的这次,刚好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占优势。 
 
一是这次对方的投手属于强力型,是投有相当快速度的球的类型; 
 
二是从当前的局势看,无论如何都需要御幸去打击; 
 
再是,这天下着小雨,视野之内十分不清楚。 
 
球直接击中了御幸的头部。 
 
虽然御幸摇摇晃晃着,似乎曾有一次试图站稳身形,但他的身体直直地倒在了地上。恐怕倒下的时候就已经没有意识了吧,因为都没有先用手来缓冲,身体就一下子猛地撞到了地上。 
 
御幸倒下之后就再也没有站起来了,整个人一点动静都没有。 
 
最后只好由人用担架将他抬走,整个过程中他都没有睁开过眼,转播的比赛也和场内的喧闹一起,不得不被中断。那之后,御幸都没有再回到这场比赛。 
 
这就是事情大概的经过。 
 
而泽村得知这事情经过,是在他结束了社团活动,洗好澡换完衣服之后的事。 
 
社团活动当中,看了眼放在柜子里的手机,发现少见的有好几条新信息。尤其是以前的前辈克里斯发来的,剩下的还有仓持的名字也在其列,泽村歪了歪头。(虽然克里斯前辈发来的邮件很少见,我很高兴就是了……) 
 
这样想着的同时,泽村打开了那封邮件。 
 
然后,从看到的瞬间起就愣住了。 
 
『御幸的头被触身球砸到了。虽然现在在医院,但他还没有醒过来。你尽快联络我,医院在……』 
 
看到这里,泽村关上邮件飞奔了出去。 
 
虽说邮件里写有医院的地址,但泽村并不清楚它是远是近,只是顺着意识跑着,在雨中跑到马路边叫了出租车。 
 
告诉了地址后车开动了。 
 
随着速度上升的车身摇晃,泽村想起来的是曾经自己投出的那颗触身球。 
 
数年前,在那片赌上甲子园出场资格的土地上,投出了触身球的那一天,但是对手很快就重新站了起来,没能站起来的却是泽村。就像那次,打中头部的球是极具冲击力的。 
 
那颗球击中了御幸的头部,但这一次他却好像没有醒过来。 
 
(头……) 
 
有什么不好的画面从脑中闪过。 
 
自己投出的球,砸中了御幸的头部。 
 
虽然御幸在那一瞬间露出了他没事的神情,但那之后他却连看一眼泽村的力气都没有就倒下了。泽村没能看清他的表情。 
 
(快停下!) 
 
他劝着自己。 
 
(没问题的。一定,只是轻微的脑震荡。只是因为平常积劳过多,所以才没醒来的。) 
 
像这样一边反复安慰自己,泽村来到了医院,被带到病房后,他发现事态似乎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好。 
 
 
 
待译 
 
译者记:想做这篇是因为之前在微博那边说要写重庆高考作文题的御泽,跟亲友讨论了很久决定让御幸残疾一回【x
然后一想,不对啊这不就是片冈太太才up那篇的设定吗?于是决定改做翻译了www
这篇我个人来讲,看了之后是不想说话哭得稀里哗啦的那种,不过也有可能是我泪点异于常人w
 
嘛,希望太太们能喜欢,这篇P站人气也很高,喜欢的话请去那边帮太太打分&收藏吧!!拙译若有不对的地方请一定告诉我QwQ

评论(25)
热度(111)

© 废人世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