废人世界

存文用。

【自翻译】Good-bye, Nice to know you.(前)part 2

#失忆虐梗注意#


Written by 片岡 

P站原作走这里 

翻译走:P1  P3  P4  P5  P6  P7

 
(注意) 
·捏造了未来 
·御幸和路人女有性关系 (译者注:御幸没有人渣设定)
 
(大纲) 
·涉及剧透,略 
 
正文: 


得知事发就迅速赶来了的御幸父亲和克里斯,正神情严肃地坐在那里。不知是因为名人的身份还是因为病情太严重,御幸被安置在单独的病房,很不可思议的是他脸上并没有盖上白布。

因为,他根本没有动作。

连着呼吸机,眼镜被摘了下来,就那么闭着眼睛地躺在那。

「泽村。」

出声叫他的是克里斯,御幸的父亲就坐在他旁边。因为已经见过好几次面了,泽村向他稍稍低头打了个招呼。

事情大概的经过从克里斯那里听说了。

但那也和电视上或网上所报道的大相径庭,只说了吃了触身球而失去了意识。然而,说是“失去意识”,初步的检查结果却没有报道或者是泽村想象得那样坏,显示并没有什么异常。

御幸只是没有醒来,一直沉睡着罢了。

「他、什么时候才会醒?」

「医生说什么时候都有可能醒过来。」

克里斯代替医生向泽村解释着。

「像这样的事故,醒不过来的也就没办法了。」

「那就是说,可能一两年都醒不了?」

「那种情况也不是没有,只不过是早晚的事,毕竟身子和大脑都没有异常。之后就只有等着他醒过来了。」

从克里斯旁边看过去,泽村望着御幸的脸。

有氧气面罩在,所以看不清他的呼吸。只是一动不动地,没了个人象征的眼镜或者防风镜在,感觉和平常很不一样。脸上也没有了那自信满满的表情,总感觉看上去很不靠谱的样子。

「我暂时就住在医院了。」

看了御幸好一会儿之后,泽村这么说。

「我又没在工作,大学的课少上几节也没关系。啊,不过社团我会好好去的。所以,那之外的时间我想呆在医院。父亲也有工作要做对吧?」

说着,泽村看向了御幸的父亲。

「没问题的,御幸一定很快就会醒过来了。只不过是因为白天太累了,所以顺带多睡一会儿而已。而且我觉得,等他醒来的时候还是身边有个人比较好,虽说他这样,但其实是个很怕寂寞的家伙呢。」

克里斯和御幸父亲都因为泽村这有些俏皮的说法,稍微露出了笑容。

 

*  *  *

 

那之后,距离御幸醒来,其实并没有经过多长时间。

虽然已经做好可能一星期都要睡这里觉悟的泽村有些惊讶,但能早点醒来比什么都好。

「御幸前辈」

泽村这样叫出御幸名字的时候,差不多是在后者醒来两小时之后。因为一醒过来就被送去检查,等到御幸回来的时候,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了。

「虽然检查结果还有没出来」以此作为开场白的护士告诉他但御幸已经回去了,于是泽村立马奔向了病房。

「你醒了!」

「嗯」

听到泽村的声音,坐在床上的御幸心不在焉地应着。

「我是因为什么来医院的?」

「你不记得了吗?就是那个,这之前比赛的时候球砸到了头」

「嗯,说起来刚才医生是这样说的来着」

御幸说得就好像是别人的事一样。

「说是没有避开球是吗?」

「我也就只看了新闻,新闻说是那样。」

「好像确实是没有避开滨田投过来的那球……」

「就是那样。」

「话说,为什么没有避开来着?」

「就是因为你平常心里太松懈,所以才会变成这样的。」

对着说教着的泽村,「才没有松懈」御幸这样回答道。

「我哪里有松懈了啊」

「不不不,从你要求出门前的吻就看出来松懈了。就是这种日常的小事会影响到比赛状态的。真是的,请你有一点作为职业选手的自觉好吗」

「你在说什么……说起来」

似乎是头部又疼了起来,御幸慢慢揉着头上肿起来的地方,继续道,「你,是谁?」

「哈……?」

泽村回给他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。

明明直到刚才都还和平常一样地说着话,现在突然说「你是谁」是要怎样?

「你、你这四眼……」

泽村皱起了眉,瘪着嘴。

「你知道我有多担心……」

「不是,我也不记得有被叫作四眼来着」

相对明显是在生气的泽村,御幸则十分冷静。

然后他又加上了一句,「说真的你是谁?」

这一来,泽村也换上了严肃的表情。

「那个,不要开这种玩笑好吗!我是真的在担心你」

这样说着,泽村伸手要去摇御幸的肩——但那却没有实现,御幸打开了他的手。

「我没开玩笑,真的,你是谁?」

御幸的话听起来并不像是在说笑,泽村愣住了。

「御幸……?」

这次反而是泽村想问你是谁了。

「这是几根手指?」

对着竖起食指向他询问泽村,御幸答道,「一根。」

「话说,被球砸到的是头,跟眼睛又没有关系。」

「你名字是?」

「御幸一也。」

「年龄呢?」

「20岁。」

「那、你最尊敬的捕手是……?」

泽村换了个问题。

如果记忆真的是模糊的的话,是不可能记得这个的。

「我记得你说过就算到了职棒也没有变过吧?」

「当然了。」

御幸点点头。

「是谁?」

「泷川·克里斯·优。」

「他现在在哪里,是做什么的?」

「在T大继续打棒球吧,听说肩伤已经治好了。」

「是这样。那么,现在在你面前的我是谁?」

「什么你是谁……在问你的是我吧」

泽村最后一个问题又让话题回到了原点。这让他有一种气血在逐渐被抽离身体的感觉。

「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?」

「所以说,我一开始就说了啊」

御幸的回答和刚才没什么两样。

「说起来,什么叫作记得不记得啊?」

(那是我想问你的好吗!)

泽村这样想着,却没有说出口。

看御幸的样子,并不像是这样简单一说就能说清楚的。

「那你还记得你被球砸到头吧?」

「这个刚才说过了吧」

御幸不耐烦地回道。

「然后,你失去了意识,就那样被送到医院,睡了整整两天」

「这个刚才从医生那里听说了」

「于是现在你记得克里斯前辈,记得触身球的事,但却真的不知道我是谁?」

「我怎么会知道。」

因为御幸的回答,泽村已经清醒地认识到了。

御幸现在很奇怪。

但是,哪里奇怪他却说不上来。

「我,去叫医生来」

泽村说着,把一脸诧异——硬要说的话应该是满脸怀疑的御幸留在这里,走出了病房。

两人的视线,并没有对上。

不过,等着的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来的人,根本不记得自己,就算视线相交,也不可能理解对方了。



待译


译者记:我想碎他眼镜,虽然真的不怪他,但还是想碎他眼镜QwQ

评论(20)
热度(79)

© 废人世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