废人世界

存文用。

【自翻译】Good-bye, Nice to know you.(前)part 3

#失忆虐梗注意#


Written by 片岡 

P站原作走这里 

翻译走:P1  P2  P4  P5  P6  P7

 
(注意) 
·捏造了未来 
·御幸和路人女有性关系 (译者注:御幸没有人渣设定)
 
(大纲) 
·涉及剧透,略 
 
正文: 

这之后,和泽村错过的护士走进了病房,因为到定期检查的时间了。

「嗯?泽村君不在呢」

正是因为泽村每天都在病房里呆着。

看见本来每天都能看到的人不在,护士一进门就这样说应该不奇怪吧。但御幸却很惊讶。 

「抱歉。刚才那个,不会是我的脑残粉吧?」

「您说什么?」

拿出血压计正在准备着的护士不由得停下了手中的动作。

「您说的『那个』是指?」

「嗯……就是刚才在病房里那个男人」

「是说泽村先生吗?」

「不,我不认识他。」

「诶?」

这次惊讶的换作了护士。

「您不认识他吗?」

「嗯。」

「他一直都在这里照顾御幸先生哦。真的是一整天都在这里。」

「真的假的?」

惊讶的御幸与护士之间的对话显得有点牛头不对马嘴。

「真的是不认识的人吗?」

「不认识。」

「那……这还挺棘手呢。本来以为一定是熟人才让他进病房的。」

护士就那么停下准备工作地思考着。

「因为御幸先生是名人,所以还专门注意过才让进来的……我马上和您的主治医师联系!」

「拜托了。」

御幸回道。

于是这个回答便成为了泽村进入病房的禁止令。

 

 

 * * *

 

 

「这应该是选择性失忆吧。我们做了很多的确认,看来多半只是缺失了一部分的记忆。」

医生这样告诉了被叫到离病房很远的诊察室的泽村。

正确来讲,被叫来的不止泽村一个人。在御幸不记得泽村了的情况下,不可能只告诉泽村一人,所以除了泽村之外,还有关心着御幸病情的人在。那之中有御幸唯一亲人的御幸父亲,还有他所在球团的人。

这天被叫来的是亲人以外的人。因为亲人是要第一时间向其说明病情的。

「一部分……」

听到医生说的,泽村露出了痛苦的表情。

「说是一部分,也就是说关于我的事情咯?」

「还不知道有没有其它的事。」

「那就是说现在知道的,就只是不记得关于我的事了吧?」

医生含糊其辞说出的话是事实。医生并没有办法掌握他的所有记忆,所以御幸失忆到什么程度也无法测量。

然而现状也如同那含糊的说辞一般,除了有关泽村那一部分记忆之外,没有任何问题。

「这是很少有的事啊,只忘掉了对自己来说不便的事情。」

(就是说我很麻烦吗)

泽村这么想着,但就算这样跟医生说了也无济于事。

「不过,不幸中的万幸是出现的问题只有记忆障碍。而且说是记忆障碍也只是一部分出了问题,对日常生活并没有大碍。也知道自己是谁,家在哪里,做什么工作。当然,也不会阻碍到作为选手的活动。」

「那就好。」

对于医生的说明,球团的人回答道。

一起出现在这里的这两个男人,都穿着看起来价格不菲的西装,下巴扬得老高,大腹便便看上去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。恐怕不是选手而是背后出钱的人吧。比起是选手,明显有把御幸当做投资资本的嫌疑。

「现在还在赛季当中。我们比较关心御幸什么时候能够回来比赛。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吧?」

「是的。」

医生点点头。

「虽然有肿包,但不会有什么大问题。马上加入比赛也没关系。当然,出院前还必须要做个检查。」

「是嘛。」

因为医生的话,两人露出了放心的表情。尔后,他们开始小声说着什么。

「那么,剩下的问题就是想不起来我的事了吧?」

无视了那两个男人,泽村说。 

「这种时候,不会打他一拳他就想起来了吧?」

「也不是没有那种案例……」

医生苦笑着回道。

「确实是有因为发生冲击而记起来了的例子。但是可能会出现相反的情况,所以我作为医生并不推荐这个方法。」

「那轻轻打一下怎么样?」

「不,所以说我并不推荐这样……」

「是嘛。那直到他想起来为止,我每天都打他几耳光好了。」

泽村这样说着,但是对他的话迅速起了反应的不是医生,而是球团的人。

「那样的话我们很困扰。」

男人说道。

「别擅自做那种事,御幸可是我们的重要的战力。要是知道了自己有记忆障碍的话,御幸自己也会动摇的吧?所以这件事应该瞒着他才对。要是因为这种事而影响了他的表现的话,」

我们会很困扰的,男人这样说道。

泽村懵了。

「也就是说,只要不影响到比赛他的记忆回不来也没关系吗?」

「你说他记忆回不来,不也只是忘记了你而已吗?」

男人的回答里既没有肯定,也没有否定的意思。

「现在他能毫无障碍地说话,身体也能活动。你只是他高中的后辈吧?就算不记得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,而且说不定哪天机会他就想起来了啊。」

「所以就是说忘了记不起来也没关系咯?」

「我是说要是有一天能记起来就行了吧。而且说是想起来,也没什么可以想起来的事吧」

对吧医生。

这样向医生寻求赞同的男人并不知道,泽村的确不只是御幸的后辈而已。

「嘛,确实,说是想起来应该也没有什么能想起来的事呢。」

医生尴尬地说出这些之后,你听到了吗,男人轻蔑地对泽村说。

「这是为了御幸好。要是为了这点事情让他变得无法出赛就糟了。现在可是他作为选手最重要的时期。所以,你要是也为了御幸着想的话,暂时就不要接近他了。」

「什么这种擅作主张的……」

「是为了御幸好。」

男人再次强调了这一点。

「你觉得御幸无法再继续做一名选手了也无所谓吗?现在可是重要时期。御幸不是会在这种地方跌倒的选手吧?他本人也不会这样希望变成这样,毕竟他的棒球人生才刚刚开始啊。」

你想让他功亏一篑吗。

被这样一问,泽村便失去了回答的话语。确实现在对御幸来说,正处于最重要的时期,泽村对于这一点十分了解。

「虽然你们说让他不要靠近御幸,但现在他就住在御幸的公寓里……」

在泽村沉默的时候,克里斯开口了。

虽然克里斯作为泽村的熟人,而且一开始就赶到了医院所以也被叫来了,但听着御幸记忆丧失的话他什么也没有说。

「泽村现在就住在御幸的公寓里。一回去,就算不想也是要见到对方的吧。」

「住在御幸家?」

球团那边的人回以一个打从心底惊讶的表情。

「这我倒不知道,头一次听说。」

「是的。前几天泽村的住所起了火灾,被迫离开公寓之后就住到御幸那里了。」

克里斯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,说出了与事实不符的谎话。

其实,不管是泽村已经和御幸一起住了两年了,还是他们俩并不只是前后辈关系,克里斯都知道。

「他的行李都在御幸的公寓。那些要怎么办?」

「如果是那样的话,带着最低限度必要的行李离开才是明智的选择。」

也不管别人有什么难言之隐,男人这样回道。

「因为还要做检查,明天御幸才会出院。我希望你能在那之前收拾好行李。如果需要的话,我可以派车。」

「不用了。」

克里斯代替泽村拒绝了这明显不是出于好心的提议。

「不需要那样。」

「那差不多明天下午的时候能搬走吗?」

「我们会妥善处理的。」

「那就拜托了。要是有什么的话就联络我吧。」

男人说着,却没有给泽村,而是将名片递给了克里斯。大概是觉得克里斯才是更明事理的人吧。也或者,说不定只是觉得他看起来比较像监护人。

那两个男人先行离开了诊察室,之后泽村和克里斯也向医生道谢走出了房间。出去的时候那两个人已经不见了。不知道是去了御幸的病房,总之,泽村一行——至少是泽村——是没有了再去御幸病房的立场。

克里斯看看手里的名片,那上面有御幸所在球团的标志。。

看着那标志,泽村的表情明显看上去很不愉快。对只做出了表情却什么都没说的泽村, 

「没能好好反驳他们啊。」

克里斯这样说。

「虽然那种说法让我很不爽,」

「他真的只忘掉了我这件事也让我很不爽,」

泽村回道。

「但就像那些人说的那样,要是御幸不能再打棒球了的话,会更困扰。」

「又不是说一定会打不了。」

「但是有那种可能性啊,所以我觉得排除掉那种可能性比较好。确实嘛,换作是我,要是突然被说你记忆有残缺的话,肯定也会被吓到。而且记忆总会回来,也就只是等到那时候的事了。」

「这可说不定。」

对于很不开心地说着的泽村,克里斯想着。

「您是说,御幸前辈的记忆可能就这样不会再回来了吗?」

「话虽不是这样说,但只是有这种事情并不是想要想起来就能想起来的感觉。比起一味地逼迫他想起来,确实感觉像这样什么都不说,让他再被球砸一次恢复过来还比较简单。」

(说了相当乱来的话呢)

看着用一副十分认真的脸说着的克里斯,泽村想。

「但不管怎么说,我觉得首先御幸前辈能继续打自己的棒球才是最重要的。就像那些人说的那样,要是因为这种事而停滞不前了的话就糟糕了。而且克里斯前辈也说了,说不定哪天再吃一次触身球就能想起来了。」

「那还真是对不起啊。」

「诶,克里斯前辈不是那样说了吗!」

「那个先不提,你这样就好了吗?」

克里斯笑也没笑地问着。

「是指什么?」

「到了现在这个地步,辛苦的会是你哦。」

克里斯继续道。

「御幸完全不记得你,更不用说,在交往什么的,根本想都不会想到吧。就算是亲近的人,突然被同性说『我们俩是恋人』也会感到惊讶。虽然我没有要说御幸的坏话,但要是你那样说漏嘴了的话,御幸绝对会把你当作怪人。」

「确实是、那样啊。」

泽村点点头。

「御幸前辈不是那么小气的人……」

「那只是你的猜测。」

「所以,我不会说的。」

本来在诊察室的时候就已经这样决定了,泽村说。

「我想做个陌生人。既然总有一天会想起来,那我也只有相信御幸前辈了。所以,我不会说。曾经是后辈的事,还有一起住的事也是。嘛,不过我还是会去见他的,所以先从让他能认出我开始吧。认出我什么的,总感觉像是他傻了一样……」

说着,泽村笑了出来。

但克里斯知道那个笑容是他再勉强。

「我们差不多该走了。」

去搬行李吧。

瞥了眼时间,克里斯说。

「车用我的。我想现在直接开过去,你接下来有空吗?」

「啊,有!」

泽村点头。

根据刚才的约定,到明天下午之前,必须要把泽村的痕迹从御幸的公寓里抹去才行。

「行李多吗?」

「毕竟住了有两年半了,还是挺多的。不过,必须带走的东西应该不多。」

「带必需品就够了吧,反正还要再回去。」

对于克里斯所说的话, 

「好。」

泽村做出了简短的回答。

 

 

那样说了的泽村,知道御幸正在和女演员交往,已经是两个月之后的事了。

因为没怎么和御幸接触了,所以他并不是从御幸那里听说来的,而是从周刊杂志以及这几天的综艺节目上看到的。





待译


译者记:这几天家里来亲戚超忙,等后续的太太们对不起QwQ还有翻得慢的原因就是这篇翻的途中我已经被虐到伤残所以……不过这次有一次多翻一点!


总之,那边那个眼镜,过来先让我揍一顿划烂你眼镜再说QwQ

评论(25)
热度(93)

© 废人世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