废人世界

存文用。

【自翻译】Good-bye, Nice to know you.(前)part 4

#失忆虐梗注意#


Written by 片岡 
P站原作走这里 

翻译走:P1  P2  P3  P5  P6  P7

 
(注意) 
·捏造了未来 
·御幸和路人女有性关系 (译者注:御幸没有人渣设定)
 
(大纲) 
·涉及剧透,略 
 
正文: 

只要打开电视,就能看到综艺上报道着御幸一也的事。

不管哪一个的内容都差不多:

『御幸一也,和新人女演员热恋中』

都是这样的东西。

女演员名为Asako(注:原作太太并未说明汉字是哪个,故均用罗马音表示路人女的名字),似乎是个非常上镜的美人。

由于多次有目击到这位女演员到访御幸住的公寓,一时间成为了各家争相报道的爆料。

『尽全力照顾(御幸)因触身球所受的伤』

像这样没根没据的消息都被报道出来了。

总之,因为这几天御幸和那女演员的照片总在电视上出现,泽村自然而然地,就减少了打开电视的次数。

两人似乎是从十一月下旬开始交往的。

那是在御幸赛季结束、开始在综艺节目上露脸的时候,于是两人就在那节目当中相遇了。似乎是女方先展开的攻势,以前就看中他的女演员好几次约御幸出去吃饭,顺势就开始交往了。于是现在女演员便频繁地去御幸家。

因为双方都没有正式发表过声明,所以这些内容都还停留在猜测的阶段。恐怕这些盛行的消息当中也包含着虚假的成分吧。

以及,泽村知道这些的时候是在十二月上旬,但因为情报来源只有周刊杂志和电视,所以也不知道比这更详细的内容了。

 

 

御幸正和女演员在交往。

泽村在知道这消息之前也不是没有和御幸接触过。一直关心着泽村的仓持和克里斯都有带着他,多次拜访了御幸住的地方。

但是每当那个时候,背离克里斯和仓持的用心的是,御幸总是挂着一副怀疑的表情。

「那个……那边那位是谁来着?」

每次御幸这样说的时候,克里斯都会解释道「大学里认识的人」,而仓持则会说着「バカ」一边踹御幸。

尽管每一次泽村听到都会感到心痛,但下定决定不说的是自己。而且,就算说了「其实我是你的恋人」这种话,他也觉得御幸那冰冷的视线不会有任何改变。

但当不知道第几次到访御幸家的时候,被御幸问「你啊,不会是我的真爱粉吧?」的时候,就算是泽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了。

要是这是他正经说出的台词的话,真的非常想揍他,但从某种意义上讲,御幸是很认真地在问。

「嗯……是的。我经常会想,好想让御幸先生接我的球啊之类的。」

泽村本想尽可能地作出一个笑容来说这些话,但他却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做到。

对于这样的泽村,御幸还是一贯的冷淡,连一点回应都没有。

以及还有另外一点让泽村心里很不舒服的是,不知道什么时候,御幸的屋子里,他不认识的东西开始多了起来。

印着自己十分喜欢所以买回来的外星生物图案的靠垫,被扔在了房间的角落。取而代之的是并排在沙发上,挺有品位的纯色靠垫,沙发则是铺上了跟那垫子同色的沙发套,还有玻璃桌上摆着自己没见过的花瓶。

(是御幸买来的……)

泽村并不这么想。

虽然他对于床上用品有抱怨过“连这个你都……”这样的话,但是对于其它的家具,他是一点也不关心。

这也就说明,是泽村和御幸之外的谁谁谁,到了这个房间,把那些东西买来的。

有谁经常过来。

虽然泽村知道那是谁,但是御幸从没提起过半句,而泽村自己也既不想问他,其实根本也不想知道。

 

 

知道那个「不知道的谁谁谁」到底是谁,是在御幸生日的那天。

十一月十七日。

只要是有空就会二人单独度过的那一天,泽村一个人来到了御幸的公寓。自从出事以来,一个人来这里还是第一次。对于御幸来说,他的什么人都不是的泽村只身前来拜访,只会让他觉得不自然,因为泽村总是处于一个被谁带来的位置,从而来到御幸家的。

在那基础上,只有这一天单独到来,完全只因为这天是御幸的生日。而且,单手拿着礼物前来的泽村,也不是一点期待都没有。

(以此为契机,说不定御幸就能想起自己来了)

会这么想,是因为这对于恋人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吧。

按了内线门铃之后,御幸很快就打开了外门。穿过那道门,他直接乘电梯到了熟悉的楼层。

来到了自己十分熟悉——其实更应该说是本来就住惯了的屋子前,按门铃倒让人觉得像是在做梦般虚幻。这里明明就是自己应该回去的家。

在玄关按了第二道门铃后,没过一会儿御幸就出现了。是因为先前大门的时候让他有了个心理准备吧。

出现在眼前的御幸正一副要到哪里去的装束。

「御幸前辈、」

御幸本来是非常平静地打开了门,但泽村才一开口,他的脸上就转阴了。看着那不习惯的神情,泽村稍微有点打退堂鼓。

「那个……」

「就你一个人?」

被这样一说,泽村明白了为什么御幸一开始就直接给他开了大门。应该是想着有谁——恐怕认为是克里斯吧——和他一起来。

「你来干什么?」

被这样询问,他的确是有理由。

「我来给你庆祝生日了。」

「你肯定因为自己一个人就忘掉了吧?」

「明明要是什么都没做的话那之后你又要抱怨……」

「所以我想生日一个人的话会不会觉得寂寞。」

要是换作平常,御幸肯定是会回以几句招人厌的话的。

但,泽村愣住了。因为御幸根本没有要那样回答自己的意思。

「什么?」

「啊,就是……」

泽村稍微想了想之后又说:

「你不是今天过生日吗!」

但是御幸没有一丁点反应。

「所以呢?」

「所以……那个……我带了生日礼物来。」

「啊啊」

这样说了之后,御幸换上了一个手抱在头口的姿势。

接着明清清楚楚地叹了口气。

「那种东西,送到球团那边再拿给我,我会比较开心。」

「诶……?」

泽村下意识地张开了嘴。

「我很高兴你有这份心,但不可能还专门跑到我家来吧?这你应该懂的吧?」

(我才不知道啊)

泽村想着,却没有说出口。

「这之前我都是因为你是克里斯前辈的熟人,所以才勉强容忍你的,但你要是这样来骚扰我的话,真的很烦人啊。」

「啊……那个……」

虽然知道自己被说了什么,但泽村实在是没有能消化掉那些话的时间。

「那个……是那样呢。很抱歉」

像这样的一句话都已经是费尽了全力。

「对不起,我回去了。啊,但是好歹我已经来了,把这个放在你这再回去可以吧?」

「这个?」

「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,但是我的礼物什么的……」

「啊啊,多谢了。」

结果泽村递过来的东西,御幸看也没看地就将它放到了玄关的架子上。

「没有其他事了吧?」

「是,没有了。」

「嗯,那再见了。帮我跟克里斯前辈问好。」

说着,御幸便消失在了玄关。

明明不管泽村的存在直接关上门就好的,但在门关之前,泽村听到了从里面传来的声音。

「一也,谁来了?」

是女人的声音。

(一也)

连泽村这样叫的次数都屈指可数。

那并不是因为御幸不让叫,而只是因为自己习惯了叫他的姓。但不管怎么说,在屋子里的那个他不知道是谁的女人,和御幸至少都到了可以那样称呼他的关系了。

门被关上的瞬间,泽村看向玄关那边,发现了地上有一双红色的高跟鞋。

(原来是这样啊)

站在关上的门前,泽村一个人想着。

(有女人在啊。也难怪他会生气了。)

御幸从高中时候起就很受欢迎。

不如说他是棒球部里在女性当中人气最高的一个,暂且不说生日,情人节就能收到大量巧克力。虽然那些巧克力一大半都消失在了克里斯的房间,但总的来说,御幸身边有女人这一点是再正常不过了。

(不如说,到现在为止他都呆在我身边这件事……)

才比较奇怪吧。

以往根本没有想过的事情,一下子从脑中闪过。

早就对御幸没有记忆这段时间里,自己会被冷漠对待这一点有所觉悟。但他却没有想过,御幸身边的人不再是自己。

但是一旦那个想法变成了现实,也没有哪里很奇怪。泽村想。

结果,从这以后,泽村就不再进出御幸的公寓了。并不是因为御幸拒绝他再来,而是泽村再没了去的心情。

 

 

泽村知道关于御幸的传言,是在那之后再两周左右。

「什么啊你已经知道了啊!」

仓持似乎也是从电视报道才得知的,于是就给泽村打了电话。

「不,本来不知道。但是这之前有次去他家的时候,发现屋子里好像有女人在所以才知道的。」

「哈?」

「我想大概就是那个人了吧。」

「你在说什么啊?」

仓持很不理解泽村的这种像是在描述别人的事一样的语气。

本来准备再多询问一点的仓持,在泽村单方面地挂断了电话之后,没有再打回去了。

(这样啊)

挂了电话的泽村独自想道。

虽然泽村现在住在一厅室里,但从御幸那里搬来的行李都还原封不动的放在纸箱里。

「总要再回去的嘛。」

从御幸那里搬东西过来的时候,克里斯这样说过。所以才没怎么细选,就随意租了间在御幸家附近的屋子。

「搬的东西,带最低限度的就行。」

克里斯还说过这样的话。

所以才只带了衣物和个人用品,都没有完全消除自己的痕迹。泽村买回去的东西现在也还都散布在御幸家各处。备用钥匙也是,因为克里斯的话而留在了泽村手里。

被克里斯那样一说,就真的有自己很快就能回去了的错觉。

但现在根本没有那样的迹象。现状反而比之前还要更糟糕了,甚至有一种就这样什么都没发生就被彻底忘掉的感觉。

(老是被御幸叫笨蛋笨蛋的……)

明明你自己就是个什么都想不起来的笨蛋。

泽村想。

但同时,

(我也是,做了件相当蠢的事啊)

也这样想着。

(那天我就不应该去。)

想起来在他生日那天,一个人就抱着礼物跑去了的事。

现在都还记得御幸那刺痛人的眼神,都有恋人了,那就更显得自己是在打扰了。

这样一想,就开始觉得自己送给了他一件相当无趣的礼物。

(是时候了呢。)

这离触身球事件才过两个月。

泽村没想过御幸恢复记忆要花这么长时间,他也没想到这短短两个月竟然发生了如此戏剧性的转变。

要是什么都没发生的话,泽村说不定还能等下去。

但已经知道了之后,不管是看向自己的眼神,还是那看向自己不知道的女人的眼神,都让他无法忍受。

(要把钥匙还回去才行)

总有一天,那个不是泽村的谁谁谁会需要这钥匙的吧。

到那时候御幸会困扰倒是无所谓,但是

(我不想拿着同样的东西。)

泽村想。

(信箱的话,只要进了大门就行了吧。)

尽可能地,不想再看见御幸了。更恰当地说是,不想再看见御幸那看着他不知道的别人的眼神了。

看到御幸就会想到多余的事,所以不看到他的话就不会觉得痛苦了。

(信箱吗……)

跑的话不到20分钟就能到御幸的公寓。现在去,只是把钥匙放到信箱里的话,30分钟左右就能搞定了吧。

但,泽村只是倒在被子上,一点要站起来的意思都没有。

(信箱好远啊……)

他这样想。



待译



译者记:御幸QwQ你不要的话把荣酱给我吧!!!!!!私なら、絶対、彼を泣かせたりなんかしないからさQwQ

还有我跑去看了LFT这边暗恋已久的太太写的御泽日常,被甜的人都不好了,这样大起大落太伤身体了QwQ

评论(43)
热度(84)

© 废人世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