废人世界

存文用。

【自翻译】Good-bye, Nice to know you.(前)part 5

#失忆虐梗注意#


Written by 片岡 
P站原作走这里 

翻译走:P1  P2  P3  P4  P6  P7

 
(注意) 
·捏造了未来 
·御幸和路人女有性关系 (译者注:御幸没有人渣设定)
 
(大纲) 
·涉及剧透,略 
 
正文: 

最后,泽村下定决心去还钥匙的时候,刚好到十二月中旬。

有泽村嫌麻烦的原因在,除此之外还因为他大学生活也十分繁忙。刚好处在考试前夕,需要出席平常落下的课,还要以平日的节奏参加部活,以至于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。

那把钥匙上,挂着一个钥匙扣。

「你啊,很快就会搞丢钥匙吧」

这样,御幸擅自给他挂上了钥匙扣,为了能在弄掉时迅速发现,上面还有铃铛。不知道是不是拜这所赐,泽村一次也没有弄丢过钥匙。

本想取下钥匙扣还回去,但总觉得留在自己这也没什么用处,就还是把它挂钥匙上了或者说——

(说不定看见这钥匙扣就能想起些什么了)

这样的期待还没有完全消失。

这天是休息日,不用去学校。

泽村结束社团活动回到家时,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。不只是因为他回来得晚,最近太阳西沉也很早。

回家后泽村简单冲了个澡,然后把钥匙攥在手心。

没有其它要带的东西了。

只需要,跑着去御幸的公寓,把钥匙投进信箱就回来。

泽村走出屋子,直奔御幸的房子。

毕竟是每天都要进出的地方,信箱的位置他记得一清二楚。

(进去,放进去,再出来就好)

一边跑,泽村一边在脑子里反复模拟着这个流程。在没有人的大厅,只是把钥匙放进信箱,之后什么也不需要做离开就是。

明明是这么简单的事,但若不在心里反复预演,就连去到那个地方的勇气都没有。

(没办法啊,毕竟都住了两年了)

没办法,这心情里包含着某种程度上的放弃。也预示着,这之后可能会无法释怀。

但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放下呢,这倒成了问题。

(这也没办法,毕竟已经住了两年,当然会这样。)

现在就要,放下这把钥匙了。

(没问题的。要是在大厅碰到御幸的话,说是克里斯前辈拜托我来还钥匙就好。)

泽村想。

(没遇到的话,直接放到信箱就好。)

如果可以的话,好想见他。

但是又不想看到他。

自相矛盾的想法,不管怎么想,最终都回归到了那个既定的结论。

(不是那样的。好想再见到,以前的御幸啊)

然后,泽村也早就明白,这是不可能的。

好想见那个认识自己的、接受着自己的御幸い。好想打他一拳之后,再紧紧地、紧到会隐隐作痛地抱住他。

这样一边想一边走,很快就看见公寓了。

(……果然,可以的话不想见他。)

泽村这样想着,潜入了大厅。就在几个月前都还是自己家的这个地方,已经完全变成别人的家了。

正当他要走进那个别人家的入口大厅去往信箱的时候,他停住了脚步。内线应答机的地方,有个他认识的身影。

不知道名字。

但因为在电视上见过好几次,认识她的脸。

(御幸的……)

是作为他恋人的那个女人吧。

(虽然说了不想见到御幸,)

但现在又是怎么回事。

总之,这是泽村意料之外的事。

对方并不认识泽村。

没有一点犹豫。

既没有停下脚步的理由,也没有藏起来的理由。

但是,应答机里传来的声音,让泽村停下了思考。

「现在给你开。」

那是自己记得的声音。

是御幸。

那声音很快就消失了,同时自动门被打开,女人消失在了门口。泽村只有默默地目送着那背影。

看着,泽村变得无法动弹。

(该怎么办?)

手中的钥匙,还没放进信箱。

本来,不需要按对讲机、不需要经过同意就能进去的是自己。但现在却不行了,就算有手中的这把钥匙,但果然不会被允许进门。

(为什么)

那个女人就可以,自己却不行?

就算知道为什么,这也太虚幻了。

(有种要是放弃了这把钥匙,就真的再没有与御幸的相交点了的感觉。)

本来就是为了清除那相交点而来,泽村却开始对放手感到了恐惧。

明明只需要进入大厅、放进信箱,再走出来。

这天,泽村最终还是没能实现他重复了无数次的预演流程。

 

 

那之后,泽村一个人走在阴暗的夜路上,为了回到自己的屋子。

在这条住宅街上,只有几盏孤零零的路灯,人烟稀少。

走路的时候,什么都想不了了。又把拿在手里的钥匙带了回去,但却不知道这样是好还是坏。虽然因为看见了那女人而心生动摇,什么都没做就走了,但一出公寓便觉得,果然还是应该把钥匙放回信箱才好。

这时,泽村的手机响了。

一直被随意放在口袋里,他也是直到现在才注意到自己带了手机来。

从口袋里拿出来一看显示屏,那里映着一个熟悉的名字。

现在一看到这个名字就好像要哭出来了。

是克里斯。

「您好」

「你现在没事吗?」

听见泽村接了电话,克里斯便向他确认现在是否方便通话。克里斯总是很注重这些小细节。要是没有这个人在的话,御幸倒下的时候,还有御幸失忆的时候,自己一定会更加动摇吧。

「嗯,没事。」

「那就好。你现在在哪?」

「诶?」

对于突然询问他在哪的克里斯,泽村回以疑惑。

「那个……我在外面。」

「外面?」

「嗯。」

「外面,不是指外出,而是外面吗?」

「是的,就在家附近。」

想着真是个怪问题,泽村回道。

「是嘛。其实我现在就在你家旁边。」

「诶……」

听着,泽村很惊讶。

「我家吗?」

「准确来说,就是因为你不在家所以才给你打了电话。」

「我、我,今天和克里斯前辈有约吗?」

「没有,但我想你要是有空的话要不要来?」

克里斯说的似乎是接下来有青道的同级生的聚会。他的邀请即是问要不要来那个聚会。

「不是,但那不是克里斯前辈同年生的聚会吗?我去不会很奇怪吗?」

「可是你很闲吧?」

「嘛,闲倒是挺闲的……」

「那你来就好。」

克里斯说。

「反正亮介肯定也会叫仓持来。」

在你家门口等可以吗?

被克里斯这样一问,泽村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。而且,现在要是一个人呆着的话一定会很消沉。

(这个人总是……)

会在最合适的时候联络自己。

泽村想着,挂了电话。

小跑着回到家,克里斯已经在门口了。明明很冷,却专门站在外面等着泽村。

「抱歉,让您久等了!」

泽村边道歉边跑过去,克里斯却没有回答他。而是暂时沉默地看着他,

「你的脸色很不好啊。」

只说了这一句话。

一瞬间泽村露出了惊讶的表情,但他有着自己现在表情就如克里斯所说那样的自觉。

 

 

之后,两人结伴而行。

途中,克里斯和谁通了个电话,总之谈话内容似乎是「你来得太晚了」一样的东西。

「抱歉,因为等我您才……」

「没事。比起那个,」

既然已经迟到了,要稍微绕下远路吗?

这样说了之后,两人便改变了路线。

走向了车站的反对方向。从泽村家稍微走一段距离的地方有个河堤。离泽村家近,也就是说离御幸的公寓也很近,当初同居的时候,有好几次为了传接球都来了这河堤。

直到河堤,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走着。

然后在走到河堤时,克里斯才问起了泽村脸色不好的缘由。

到目前为止,对于泽村和御幸的事,克里斯什么都没有说过。那是跟御幸的记忆可能会崩坏一样,考虑着泽村的心情,才什么都没有问的。

但现在大概是觉得到该问的时候了吧。

克里斯会提出这种话题十分少见,而泽村也正好,想跟谁倾诉来解脱自己。

「我本来想去还钥匙的。」

以这一句话,泽村那独白一般的自白开始了。

克里斯也知道御幸花边新闻的事。对那他并没有特别谈及过什么。但是,说到要去还钥匙,那应该就是事实了吧。即便他没有告诉其他人,克里斯也能明白。

「那你准备怎么办?」

还了钥匙之后准备怎么做?

克里斯问着。

「没有什么怎么办。」

泽村回道。

「我什么都不会做。」

「什么都不?」

「嗯。」

泽村点点头。

「我有努力想过很多。但我觉得,果然还是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比较好。」

「要和御幸分手吗?」

「他连一点在交往的意思都没有,说分手感觉挺奇怪的。」

泽村有些自嘲的意思。

「现在断绝关系的话,连单纯的前后辈都做不了了吧。」

「对。」

「我知道你和御幸的关系,所以没办法直接跟你说『这样啊』。」

克里斯对那个没有任何迷茫,却有气无力的声音说着,

「但是,你觉得这样就好了吗?」

克里斯一边组织着接下来要说的话,一边问。这种时候说什么才合适,就算是头脑不错的克里斯也不甚明析。

「那个、以这样的,方式来结束……」

「一点都不好。」

在克里斯说完之前,泽村便否定了他。

「但就算、这样不好,除此之外我也找不到别的办法了。」

那稍微有些颤抖的声音里,包含了太多种的无奈。

「因为是师父你我才说的,我现在很害怕哟。你看,御幸前辈不就是那种性格吗。所以啊,要是被像我这种『是哪里的谁都不知道的陌生人』,突然说了我们在交往之类的话,大概会用看垃圾一样的眼神来看我吧……不,事实上,我已经被这样看了。」

「这不像你。」

「我也觉得,」

泽村点头。

「但是,我是知道的。御幸像这样,那么阴沉,虽然在表面上说着我谁都喜欢最喜欢大家了这样的话,其实他性格超级阴暗!而且最讨厌外人了。啊,克里斯前辈不算在外人里。但是,只要稍微和棒球无关的人就,同班同学就是同班同学再没其它,就只是外人而已。」

听着的克里斯其实知道泽村说的这些。

「但是你不是外人吧。」

「我是哦。」

「你是……」

「我就是外人。」

对于克里斯的反驳,泽村一反常态地当即打断了他。

「我是陌外哦。因为他啊,不记得我了嘛。所以比起在青道时的那些外人还要更加陌生。说是外人,我就只是个陌生人。太可笑了。我被问过『你是我的球迷吗?』哦。作为一个投手,我为什么一定要是那种只有脸可以看的捕手的球迷啊!?……虽然这样想过,但仔细想想,御幸前辈连我是个投手这种事都不知道,也是没办法的事。」

「但是」

「克里斯前辈。」

要是就这样了的话……泽村知道克里斯会对他说这样温柔的话,所以他才打断了对方。

「这样不好,一点也不好。但这不是好与不好的问题。应该说是没有其它选择吧。如果是成为王牌的话,努力就能够做到。但这件事不是我一个人在这里做这个做那个的就可以的。就算我努力了,御幸也不会想起来。所以我已经放弃了,既不是恋人也不是后辈,就做个陌生人吧。对我来讲,就算御幸是陌生人,只要他能好好打棒球,我就很开心了。所以——」

泽村说得这样清楚,让克里斯没了要回他的话。

但接下来他所说的话是克里斯没有料到的。

「嗯,所以我……」

泽村稍稍垂下了双眼,继续道:

「我想,明天去告诉他我们分手吧。」

总觉得一说出来心里就变轻松了,接下去要说的话也不断地涌现了出来。

「虽然今天像逃跑了一样地回来了,但跟克里斯前辈说过之后,稍微轻松了些。而且,如果不像这样跟谁倒倒苦水,说不定我就没法下定决心了。所以,谢谢您能听我说这些话。」

这样说着的泽村脸上,挂着比之前轻松了些的表情。

但就算这样,克里斯也无法从心里高兴起来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泽村与克里斯在河堤边说完话正前往酒馆时,那个女人就在御幸的公寓里。就是之前提到的那位女演员。

对于这个女人,泽村知道的就只有从节目上得来的信息。这一点,克里斯和仓持也是一样,但因为有泽村这件事在,两人对这女人都没什么好印象。

女人的名字叫作Asako。似乎是从模特时期就在用的艺名了。

如果周刊记载的那样,两人是在综艺节目上相识,然后Asako就追求起了御幸。

御幸以前是与这些绯闻毫无关系的。那是因为有泽村这位搭档在,知道这真正原因的人并不多。

所以,对于一个女人,尤其是对于以演员出道的Asako来说,御幸是正好合适的人。而且御幸还是前途光明的棒球选手,所以她没有不出手的理由。再加上被周围人旁敲侧击还是怎么的,御幸的女人这个位置,还是挺有魅力的。

「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。」

在身边人被各种恋爱报道啊结婚报道给包围的时候,御幸对于那些采访的回应就只有这一句话。这等同于在公开宣布御幸还是单身,但“不到时候”又被揣测到他意上去了。

虽然跟这女人的关系是由她的追求开始的,但跟泽村,则不是由泽村而起,而是御幸先展开的追求。那是极其笨拙的追求过程。

结果,御幸那从高中时代就一直持续不断的恋情,在他在校期间一直没能告诉泽村。说的时候已经是泽村毕业之后,而且还是以一种十分含蓄、让人不明其深义的方式表达的。

关于这件事,再清楚不过的就是克里斯了。

「要是突然被我问要不要一起住的话,您会怎么办?」

在庆祝泽村这一届毕业的聚会上,御幸这样问克里斯。为什么会问克里斯,是因为这是御幸能做出的最佳判断了。要是这种事告诉了仓持或者亮介的话,绝对会快速传遍整个棒球部。

「要一起住吗?」

对于这突然的提问,克里斯明白对方并不是在向自己发问。

「要跟泽村说吗?」

「啊、不……」

被克里斯这么一反问,御幸顿时语塞。

「我说错了吗?」

在御幸含糊的回答之上再一问,御幸便像死心了一样回答道:

「您说的没错。」

对于御幸的回答,克里斯苦笑着。

「这么说是没问题,但我觉得你说跟我一起住,泽村是不会懂你真正意思的。」

「是呢……」

毕竟那家伙是个笨蛋,御幸牢骚道。

「比起我来说什么的,你有要先说的话吧?」

「嗯……嘛,那个嘛,就是。要……」

「真不像你啊。」

「因为这是我不擅长的嘛。」

「你还有不擅长的事吗?」

克里斯笑看艰难地回答着他的御幸。

「我还以为你只有足球是不擅长的。」

「没有啦,其它不擅长的也有很多。所以说,您觉得……」

「应该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哦。」

对这样很少见的急于征求意见的御幸,克里斯说。

能看到后辈的这种态度,对克里斯来说是很罕见的。

「虽然我觉得他不会觉得这好不好,嘛,就算是他也应该会以他的方式来关心你的,说不定会想着自己会不会成为你的阻碍之类的。」

「阻碍……」

「你是职业选手吧。要是那样的话对你会是种障碍,这样的。」

「确实是,」

御幸点点头,

「他是会在意一些奇怪的事。」

「嗯。」

「那,那个……」

御幸和克里斯的对话还进行了一会儿,但最后,克里斯并不知道御幸是什么时候、以什么样的方式向泽村提出同居的。只是克里斯注意到的时候,两个人就已经在一起了,而且同年的人和后辈们都已经知道了。

 


待译


译者记:我……去肝刀和舰的夏活了所以【【【不过看在这次有5千字的份上……先发这段,之后再两次前篇应该就能发完了QwQ是的,仅仅是前篇……

评论(34)
热度(107)

© 废人世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