废人世界

存文用。

【自翻译】Good-bye, Nice to know you.(前)part 6

#失忆虐梗注意#


Written by 片岡 
P站原作走这里 

翻译走:P1  P2  P3  P4  P5  P7

 
(注意) 
·捏造了未来 
·御幸和路人女有性关系 (译者注:御幸没有人渣设定)
 
(大纲) 
·涉及剧透,略 
 
正文: 

「呐,为什么用过的牙刷有两支?」

说着,正在收拾御幸屋子的女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。

「嗯?」

回答她的御幸,现在正在厨房做饭。

虽然女人已经来过这房子好几次了,但御幸还没让她进过厨房。御幸说是不喜欢有人侵入自己的地盘,女人也默认了他的话。因为这个,御幸做饭的时候,虽然没有被拜托,女人便收拾起了这间屋子。

泽村之前来时,发现自己买来的东西被扔到角落,屋内的装饰品也被换了很多,就是因为这个。

「你看,就是这支牙刷,」

女人说着,把一蓝一绿的两支牙刷拿到了厨房。

「在洗漱台上放着哦。」

「是吗?」

「而且摆得很近的杯子也有两个。」

「我只用那支绿色的。」

「那这支蓝色的是?」

「谁知道?」

「什么谁知道啊?难道说,你不会出轨了吧?」

说着,女人叹了口气。 

「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,这房子里,一个人住根本不需要的东西数不胜数。」

「有吗?」

「有啊。牙刷也是,衣柜里面的架子也是,空出来的有整整一格哦。」

「说不定是为了和Asako酱一起住才买回来的哦。」

女人似乎并不相信御幸这玩笑话一般的回答。

「别开玩笑了。」

女人用一种说是不开心,更像是在责问的语气说道。

「你其实是和谁住在一起的吧?」

「没有啊。」

「但是,你忘掉了些事吧?这之前扔掉的那个图案奇怪的靠垫也是,你又不记得买回来过。」

「啊啊」

被这样一说,御幸一下子想通了。

确实,这房间里有好几个自己根本不记得有买回来过的东西。并且,不记得自己有用过的东西,也堂而皇之地摆在家里。先前的牙刷就是个很好的例子,其它的比如说,用过的洗发水啊,没有使用人的浴巾啊,还有没人看的漫画和杂志,这家里都有。

关于这一点,御幸自己也感觉到过不对劲。

不过,御幸的记忆里没有那之外的记录,除了觉得不对劲也没有别的想法。

「明明不合我的喜好,但是一回家就已经有了。」

「不合喜欢却有?」

「对。」

「回过神来的时候就?」

「已经在那了。话是这么说,但因为是之前就一直在的东西嘛,也没太在意」

像是想起来了一样,御幸说着。实际上,直到被这样指出来,御幸都没有试着去想起来。

「其它的也有哦。明明一点都不符合我的喜好,就像这个奇怪的隔热手套(注:端热锅的那种)也是……」

说着,御幸把手上的手套亮给对方看。

手套设计并不简单,手只要稍微一动,上面的恐龙就会张开嘴,也就是像做给小孩子的商品那样的设计。

「那是什么?」

虽然还挺可爱,女人说着,笑了。

「那个也不记得是自己买的吗?」

「不记得。」

「一也,你总是那样啊。」

「是吗?」

「虽然不觉得你是在说谎,」

女人说着,又思考了一下。

「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吗?」

「这样?」

「就是不记得自己做过的事什么的。」

「我可没有不记住的意思哦。」

「我就是在说你那样不好!」

女人一边说着,一边回到了刚才的房间,是准备继续收拾屋子了吧。御幸无视了她专心在自己锅里,但是女人接下来的话,却让他无法再忽视了。

「简直就像人格分裂了一样。」

「哈?」

御幸停下手里的事,看向女人所在的方向。

「什么意思?」

「因为啊,你不记得自己做过的事了吧?就像是还有个跟现在的一也不一样的一也存在一样。」

「要真是人格分裂的话,早就有谁告诉我了吧。」

御幸回道。

「也是。那……其实一也是双胞胎?」

「双胞胎的话就已经是分开的两个人了吧?还有我是独生子。」

「那么,有天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在异次元了什么的?」

「什么?」

「像是失忆啊,电影里面那种,什么只能记住一天中发生的事的那种病……」

你还记得我吗?

这样说着的女人,应该是在开玩笑。

但被这样一说的御幸却笑不出来了。他有被这样说的记忆。

「你说的那个,还有人也那么说过。」

「诶?」

「啊不。」

御幸马上就否定了自己刚说的话。

女人应该也觉得是自己听错了,没有再追问御幸。

曾经被这样说过一次。

说这话的是仓持。但是,仓持一说出口就立马缄口,旁边的泽村迅速转移了话题。

虽然他很快就忘记了,但应该是没完全忘掉,被女人这么一提便又想了起来。

(不……)

不可能的,御幸想。

自己的记忆清清楚楚。

全部都记得。

记得仓持,记得作为前辈的克里斯,球团里的队友也都记得。

小时候的记忆也还在。

父亲也记得,母亲也是。

所以才会搞不清楚这时常会出现的违和感到底是什么。并且这违和感随着时间的流逝在逐渐变大。那是从这个女人来到这屋子开始产生,又因为女人发现了更多御幸没有注意到的『不自然点』,并指出来而变得更大。

「呐。」

女人再次出声叫了现在正呆站在厨房的御幸。

「怎么了?」

「你过来一下。」

「我现在在用火。」

「你过来嘛!」

没办法的御幸只好关了火。去到女人叫他的地方,发现正是御幸的卧室。准确的说,是曾经御幸和泽村的卧室。

屋子里有张king size的床,床旁边是张小桌子和一个架子。卧室的家具全部是御幸选的,所以没有一点泽村的痕迹。枕头也被泽村以「自己要用」为由带走了。硬要说有什么痕迹的话,也就只有这张对于一个人来说太大了的床了。

「这纸片是什么?」

在卧室里,女人把那些小纸片给了御幸。

「纸片?」

拿到的纸上面,有些手写的字。

「『按摩券』……」

「我准备把垃圾放一起扔掉,这个你还要吗?」

「不知道啊?」

「什么不知道啊!」

女人愣住了。

「这是从谁那里得来的吧?外甥之类的。」

「不……」

并没有外甥或者外甥女。

朋友里也没有人有孩子。

御幸想。

于是,他再次感受到了不对劲。

(这是什么)

看着女人交给他的东西,御幸想着。

十张连在一起一张都没有用过的那纸片上,只有乱七八糟的字体写着「按摩券」。恐怕是谁给他的吧。但是,他想不到自己身边认识的人里,有谁会做这种事。

「亲戚里也没有小孩子啊……」

「我想也是,毕竟小孩子不可能写这种东西嘛。」

「这种东西?」

「这个哦。」

说着,女人指向御幸手中纸片的角落。

御幸一看,果然那里有手写的『H的按摩』字样。

御幸不由得苦笑了出来。

「这倒是。」

「哼哼,想跟我一起做吗?H的按摩?」

女人挽上了拿着纸片呆住的御幸的手。然后,她正准备顺势吻上去,却因为御幸没有反应而停下了。

「一也?」

她叫了叫御幸,后者还是没有反应。

没有任何反应的御幸,只是在一个人想着:

(这是我的字。)

女人不认识御幸的字迹,所以才没有注意到吧。可是,就算御幸有记忆缺失,他也是记得自己的字迹的。

(这绝对是我的字。但是我不记得有写过……)

在这之前,连关于这张纸的事也想不起来。

(是谁?)

御幸正想着,电话铃响了。

是他的手机。

「要接吗?」

明明自己现在就在这里。

虽然被女人这样问了,但是看着显示屏上的名字,

「嗯,是以前的朋友。」

御幸这样说着,按下了通话键。

是仓持。

「喂喂。」

「御幸吗?」

询问的声音果然是仓持。

「什么御幸吗,肯定是我啊。你拨的不是我的电话吗!」

「这倒是。」

在仓持声音的背后,还能听到很多人的声音。

这就是先前克里斯说过的,同级生的聚会。只是,在场的人包括了仓持,就已经不是单纯的同级生聚会了。当然,被克里斯叫去的泽村也在。

「你会给我打电话,很少见嘛。话说现在,你打过来的时间稍微有点微妙啊。」

我这有女人在。

御幸话里有话,而仓持却想着:

(就是因为是这个时候才打的啊。)

事实上,正是这个时候才打的。

在聚会上,喝醉了的泽村说出御幸在公寓和女人在一起后,周围人吵着:

「现在给他打电话!」

吵着吵着,这种时候,这烦人事就被交到仓持头上了。所以,虽然是仓持打过去的,但却不是出于他本人的意愿打的。

「啊不,现在,正和克里斯前辈一起喝酒呢。」

「和克里斯前辈?」

御幸很惊讶。

虽然同作为正选能常见面,但是这个组合真是太少见了。

「这组合不会太少见?」

(那是当然了。)

仓持想。

因为被说了一开始说跟克里斯一起喝酒所以才那么说了,但其实并不只是和克里斯两个人一起喝。

「准确的说,是和亮桑还有克里斯前辈一起。」

「那也很罕见啊。」

「还有,丹波桑。」

「丹波桑?」

「以及增子前辈和楠木前辈,阿宪也在,马上哲桑和纯桑也要来。」

「哦哦。」

御幸明白了。

「阵势还挺大的啊。」

「就是啊。所以现在正到处问,于是也问问你要不要过来。」

所以打了电话。

被这样一说,御幸悄悄抬眼看了看。视线中女人正一脸无聊地看着他。

「啊……」

移开视线的御幸想了想自己应该怎么说。

「今天的情况稍微有点微妙……」

「微妙?」

「有点吧?」

「是女人吗?」

已经知道了的仓持说道。

「是因为女人吗?」

「不是,嘛也算是那样了。话说,要叫我的话就早一点……」

叫我啊。

御幸正说着,听筒里传来了咔哒咔哒的噪音。在什么东西倒下的声音之后,是仓持青蛙般的「呜欸」声。

「等下,亮s……」

这一声之后,仓持便退下了。

「御幸?」

代替仓持发问的是亮介。

「听得到吗,御幸?」

「啊,是我。」

「御幸靠女人什么的就能满足了吗?」

「您说什么?」

听着换过接听人之后突然冒出来的声音,御幸有些抓狂地提高了声音。

「那个,亮桑?」

「明明你的身体就已经没办法靠那些女人来满足了。」

「那个……」

「振作点啊你这死色鬼。顺便我们在新宿的叫樱之木的店里。」

「等……亮桑……」

亮介单方面这样告诉他了之后就直接挂了电话。挂电话之前,周围还有各种声音,不过御幸不知道他们都在说什么。

「以前的朋友?」

「嗯。」

边回着女人的问题,御幸边思考着。

「有什么事吗?」

「好像是。」

「着急吗?」

「本来不着急的,但是刚才突然变着急了。」

「诶!?」

女人听着,着实被吓了一跳。

「现在吗!?」

「对。」

这样一回,女人的表情明显变得不开心了。

「今日不是先跟我约好的吗?」

虽然女人这样说着,但御幸已经有了要出门的意思。

「不是都已经做了饭了吗,是为了我才做的吧?」

「啊,抱歉。下周再补偿你!」

「下周?」

女人深深地皱起了眉。

「我不是说了下周圣诞我有工作吗!?所以才放到今天了啊!」

「是那样吗?那,再下一周也行。」

「等等啊!」

对急着要挽留御幸的女人,御幸说道:

「抱歉。」

做到这个地步也要赴仓持和亮介的约,不只是因为亮介的恐怖。还因为心中不知为何有些骚动。

有什么很奇怪。

然后,刚才电话里的那些人知道是哪里奇怪。

因为有这样的预感,御幸决定了去。

结果,

「我会再联系你的。」

留下这一句话之后,御幸便把女人送出了自己家。

不止是女人,连御幸自己也是,对自己这做法感到很惊讶。并且他也第一次领会到了,对自己来说,这个女人也不过就是这种程度的存在这件事。

 

 


待译


译者记:下次就能翻完前篇了!!!!!前篇一共2w6!!!!!后篇一共2w4!!!!!!!!!!!!!我要死了o<-<番外看情况吧,太太都没有把番外编进系列我有点不想翻……关键是好想做那个哭花症啊!!!那篇超级可爱wwwww

评论(38)
热度(96)

© 废人世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