废人世界

存文用。

【自翻译】Good-bye, Nice to know you.(前)part 7(前篇已完)

#失忆虐梗注意#


Written by 片岡 
P站原作走这里 

翻译走:P1  P2  P3  P4  P5  P6

后篇翻译走:P1

 
(注意) 
·捏造了未来 
·御幸和路人女有性关系 (译者注:御幸没有人渣设定)
 
(大纲) 
·涉及剧透,略 
 
正文: 

仓持给御幸打电话的时候,克里斯和泽村已经在聚会地点了。

但那时泽村已经喝醉了。要光是喝醉倒还好,但泽村已经烂醉如泥,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念叨御幸的不好。

泽村本来不是不太容易喝醉的。

硬要说的话,不怎么会喝酒的其实是御幸,多数聚会都是泽村把御幸带回去的。

但是今天,也有精神上的问题吧。

脸变得通红,话也快说不清了,完全就是个醉汉的模样。但最不好的是他一直在牢骚同一件事。亮介等几个人很快就不再搭理他了,而始终在对付他的人还在被“毒害”着。

「是谁啊,让泽村喝这么多!?」

看着趴在桌子上还不断喝着酒的泽村,仓持惊讶地询问。

「快把他杯子拿走!」

「不不不,就算拿走了他还会再拿来的。其实他还清醒着吧?」

「一直都是御幸照顾他嘛。」

在周围人的说话声中,仓持拿走了泽村手中的杯子。

「你喝没喝醉都这么吵真麻烦。」

嘛,虽然是没办法的事。

仓持这样说着俯视着泽村。

「……辈」

「啊?」

看着又在喃喃着什么的泽村,仓持问道。

「你说什么?」

「颗粒丝前辈……」

「我才不是克里斯前辈啊。」

「唔……、颗粒丝前辈」

「所以说我不是克里斯前辈啊!」

仓持一句一句地回着边抱着他边说着的泽村说的话,但是,

「好想吐……」

听到这话之后,仓持僵住了。

「喂!你别在这里吐哦!」

大叫般的仓持正说着,就听见有声音从背后传来:

「我送他回去吧。」

正是被呼唤的当事人克里斯。

「啊不,但是克里斯前辈……」

让他去那边吐就好了吧。

尽管仓持这么说,但克里斯却回复道:

「但是御幸要来对吧。」

「虽然不知道他到底会不会来。」

要是没来的话之后就去揍他。

亮介坐在自己位置上加上了这一句。

克里斯苦笑了一下,扶着泽村站起来。

「总之,不能放任他这样下去了吧。」

虽然站起来了,但泽村还是没法靠自己一个人好好站着。

「是我带他来的,我也知道他家在哪,我送他回去吧。」

「都怪御幸,毕业了你还要照顾泽村。」

亮介说。

「要是御幸来了,我会帮您揍他哦。」

「来不来都要被揍啊,那就拜托你了。」

克里斯拖着泽村走出了酒屋。那动作实在是太过飘忽,仓持便送他们到了门口。

「真、真的没问题吗?这家伙说不定会吐您一身哦。」

「在那之前我会让他在河边或者哪里先吐干净再回去的。」

「还、真是粗暴的带走方式啊……」

平常看克里斯的感觉,基本都是一个谨慎细心的人,结果在某些奇怪的地方倒是很随意呢。仓持想。

 

 

那之后过了快三十分钟,御幸终于来了。

没能立刻就来,不仅是因为需要准备出门,还因为让女人回去费了些工夫。

「啊嘞?克里斯前辈呢?」

对一进屋子就这样说的御幸,不知道是谁说:

「已经回去了。」

「诶……」

御幸摆出了一副明显很失望的表情。

「我还以为好不容易能见到前辈了……」

「都是你来太晚的错!」

「我已经最快速度赶过来了哦。」

说着,御幸连菜单都没看就点了杯麦酒。因为已经不是大家相互祝酒的时候了,所以御幸直接端着送来的酒就喝了起来。

什么东西都还没吃的御幸伸筷子在散乱的桌上随意地夹着东西。他正回收着桌上的残羹剩饭时,

「克里斯他啊,因为泽村喝醉所以带他回去了哦。」

亮介这样说了。

明明这个人也喝了不少,但他的脸色却一点也没变。

「泽村?」

正要将夹着的肉送进嘴里的御幸,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亮介。

「嗯,泽村。」

「……那,是谁来着?」

御幸的一句话,让喧闹的室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。

就算是御幸也感觉到了那温度骤降的气氛。

「那个……」

「真的不记得了。虽然我已经听说了,不过这还真是有趣啊。」

「等、亮桑!」

仓持慌忙着要阻止亮介。

一开始就已经告诉大家御幸不知道自己的记忆有缺失。而且大家也知道对他本人是隐瞒了这件事的。但是,那之中既有像亮介这样「谁管他啊」的人存在,也有等着亮介这样的人出现的家伙。

「反正最后都要暴露吧?」

亮介等人是这么想的。

他没有听进仓持的劝阻。

「御幸。你说说高中的时候,你跟谁组过投捕搭档?」

「什么?」

「让你说就说。」

亮介这样说了之后,御幸放下了筷子喝了口酒。

他有现在这再次变冷的气氛都是因为自己的自觉。

「降谷啊。说起来,降谷今天去哪了?」

「他说有事来不了。然后呢?」

「然后是阿宪。」

对于这么说的御幸:

「我在降谷后面啊!?」

「不不不,在那之前不是应该先说我吗!?」

川上和丹波一人槽了一句。

「抱歉,因为跟降谷相处时间比丹波桑长所以……」

「还有呢?」

无视了抱怨着的川上和丹波,亮介说。

「其他的呢?」

「其他的?」

御幸回道。

「不,就算您说其他的……还有就是练习比赛时暂时组过的人了啊……难道那些也要全部说出来吗?」

听了御幸的话,周围再次躁动了起来。

「嘿……」

「这家伙不行了。」

「真的不记得了啊。」

那里面,既有吃惊的也有佩服的声音。

从那些声音,御幸只能找到一种可能性。当然,他并不确信。

「那个……」

御幸一边慢慢想着,一边说:

「难道、您是说那个叫泽村的家伙吗?那个、很吵的家伙……」

他这样说了之后,亮介一脸玩味地笑了。

「嘿,你这不是记得吗。」

「啊不,就医院见过一次,之后又来过家里好几次……」

这么说着的御幸,仔细斟酌着接下来自己要说的话。

「那个,叫泽村的,是那么重要的人吗?」

「重要?」

「之前仓持说过吧?说我忘了什么还是啥的。」

(这人还记得吗!?)

仓持确实是说过一次,但那之后也没再深究那个话题,他还以为对方应该连一点印象都没有。事実上,直到今天被女人提示御幸都不记得那回事,仓持说的时候他也没有在意。

「如果那是事实,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的话,也对我现在的生活没什么影响哦。再说了,那家伙好几次跑到我家来,不如说是一种困扰……」

「啊啊」

亮介一个人在那边点了点头。

「克里斯要先带泽村回去的理由,就是这个吧。」

「诶?」

「不,是我这边的问题。」

亮介自己想通了之后又继续道,

「谁知道?重不重要又不是我能说了算的,而且对御幸没影响的话那不是很好吗?」

「亮桑!」

仓持对像是在说别人的事的亮介喊道,后者却没有在意他的呼喊。

「虽然你忘了泽村是事实,但说实话,这对我们也没什么影响,泽村也不会再跑去御幸家里了吧?如果像今天这样大家聚一起喝酒的话,泽村肯定也不会去烦你哦。那样的话就算逐渐忘干净了也没问题,对御幸你来讲也是好事不是吗?这就已经圆满解决了哦。」

亮介话里带刺。

那是从以前开始就常有的事了,但这次明显带有敌意。御幸也听出来了。但是,对什么都不记得的御幸来讲,他根本不明白那怒气源于何处。

「嘛,不过,亏我还在宿舍生活的时候,装作不知道你那易懂到不行的态度的,竟然忘掉了还真是让人生气。」

最后,亮介丢下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

 

***

 

 

同一时间,克里斯正带着泽村回去。

尽管一出店门就打到了出租车,结果因为泽村的状态明显很不好,在半路就被拒载扔下车了。所以,现在都还没到家。

「那可以至少送我们到那边的河边去吗?」

克里斯如此请求道,于是司机好心地送他们到了河边。对出租车司机来讲,要是吐在车里就惨了吧。

克里斯会选在河边,是因为想着泽村要是在这里吐的话也没关系,还因为如果顺着走的话总会到泽村家的。

才到河边没多久,泽村便把胃里的东西都吐出来了。

你很好地忍到了现在呢,克里斯这样表扬了他。

「队部器……」

就算回到刚才泽村也同样筋疲力尽,但还是比吐出来之前好了一点。

「舒服点了吗?」

「嗯……但是,我吐到师父身上了……」

「啊,只是沾到了点,洗洗就掉了。」

「但是!」

「还有,太严重的扔掉就行,没关系的。到你家之后要借我一下洗衣机了啊。」

「唔……」

还不能一个人站起来的泽村,被克里斯放在河边坐了下来。

这个时期的河边,什么挡风的都没有,很冷。但因为残余的酒精预先起到了防寒的作用,就算冷也不会被冻坏。

对头疼的泽村来说,是刚好合适的风。

「师父好温柔。」

泽村说着,把头靠向了克里斯。

克里斯一边苦笑着,一边还是任他动作。

「好温柔啊师夫。」

「知道了知道了。」

「而且好温暖。」

「你也很暖和哦。」

「呜呜,御幸就没这么温柔过。」

靠着克里斯,泽村埋怨道。

克里斯就那么承受着泽村的头,听着他的抱怨。

「以前,有过和御幸一起去喝酒也喝醉,烂醉之后在回去的路上就吐了,弄脏了御幸刚买不久的衣服,结果我在路边用正座姿势(注:跪坐在地上那个)听他说教的事哦。」

「在路边正座……」

「在没有人的路边,就在电线杆下面,被路灯照着。」

「那还真是,挺超现实的。」

「好像是我吐了之后还醉着,然后自己正座着就哭出来了。」

接着,泽村又加了一句,

「但是,结果最后还是背着我回去了。」

克里斯没有回他。

「那之后就变成,只要我说喝酒就会被御幸唠叨了,不过有御幸在家做饭也就很少出去吃了,也就不怎么在外面喝酒了,和御幸一起在家吃饭好开心,明明他就那么忙,还总是给我做饭,我太依赖他了。」

这样说着的泽村,全没了刚才的口齿不清,清清楚楚地说着。可能是因为胃舒服了许多又吹着冷风。

「所以,我觉得御幸现在幸福就好。虽然不知道我能不能彻底放下,但不管怎么说我又不可能和御幸结婚,也不能变成像经常看到的艺人来支持选手那样,如果是今天在公寓看到的那谁的话,应该能比我更好吧。」

泽村的话到这里就停止了。

那谁的名字也不知道。

但是,说出了那件事,今天看到的情景就又出现在了脑子里。

「我,醉得很厉害呢。」

「是啊。」

「我喝了那么多吗?」

「喝是喝了,但感觉已经全部吐出来了。」

「吐那么厉害吗?」

「啊啊。」

听了克里斯的回答,泽村稍微笑了。

总感觉一看克里斯的表情,什么烦躁的事情和一下子压过来的事情都消失不见了。

「其实,真的很讨厌。」

泽村说。

「不管是御幸给不是我的人做饭,还是拿我挑了买回去的碗让别人吃饭,还有我们吵了很久最后听我的买回来的沙发让不认识的家伙坐也是。还有……」

御幸一定坚持己见买回来的床上是不认识的人也讨厌。

泽村本来想说,但还是算了。

有说出来的话太丢人了的感觉,也说不定是想着要是已经说了的话就没得挽回了。

不知是不是察觉到了这一点,

「我们从酒馆出来之后,好像御幸来了。」

克里斯说。

听到这话,泽村虽然还醉着没清醒,但似乎也有些惊讶。

「是那样吗?」

「亮介的复仇说不定会很恐怖啊。」

「复仇什么的。」

泽村笑了。

「确实,大哥很可怕呢。」

「现在,说不定正在被纯或者哲灌酒吧,」

那也同时意味着——

「御幸抛下女人来了。」

虽然克里斯想这么说,但不知道有没有传达到泽村那里。

总之,泽村就那么挂在克里斯身上睡着了。

 

 

 

---

待续。

 

 

前篇完

 

译者注:后篇干脆一口气翻完了再放上来好了!!!番外等我把下一篇搞定之后……想起来还有一篇超级棒的!!御幸对荣酱说敬语www我也刚好挺喜欢宗教的,而且还被贴了“名作”的TAG哦!!好想搞,哭花也好想搞←喜欢的文太多,嗯,如果LO上另外那个太太不做的话,我两篇都会翻的!!真的很棒QwQ(哭

 

↑为什么这个人后篇都还没开始翻就已经在计划下一篇了|||

 

8/27补:没说到做到后篇也分P了我很抱歉QwQ

评论(51)
热度(135)

© 废人世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