废人世界

存文用。

【自翻译】Good-bye, Nice to know you. (后)Part 1

对不起要让太太们失望了,最后还是决定分P。因为这几天好忙,又临近开学各种没有动力,所以我选择分P来督促自己快点翻!不过我有试着克服自己的语死早,尽量把语言梳理清楚,不知道和前章相比有没有进步呢?

 

而且开头这一段,着实让我半夜吞了好大一口玻璃渣QwQ所以挺想先分享给太太们的(够

 

好了放重点:

 


 

Written by 片岡

 

后篇P站原文:id=5306637

前篇翻译:P1  P2  P3  P4  P5  P6  P7  (已完结)

后篇翻译:P2  P3  P4  (已完结)

喜欢请到P站给太太打分和收藏><!!

 

是这篇(novel/5247288)的后续。

 

前篇得到了很多收藏和评论,真的都非常感谢。我真的很开心。要是后篇能让您看得开心的话,我很高兴。

 
 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
 

 ↑感受一下P站的TAG吧www

 


 

正文:

 

泽村醒来,发现是在自己的房间。

 

在这明明没什么东西却很杂乱的房间里。

 

「啊……」

 

当他抱着正隐隐作痛的头坐起来时,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。

 

是克里斯。

 

克里斯正靠在床边坐着,呼吸均匀。虽浅,却似乎正睡着,泽村便盯着克里斯看。

 

泽村就那么无声地看着那纤长的睫毛。但,像是感受到了那视线,克里斯缓缓地睁开了眼睛。

 

「你醒了啊。」

 

「啊……是的!」

 

泽村赶忙在床上就正座了起来。

 

「那个,我……」

 

「昨天的事还记得吗?」

 

被这么一问,泽村短暂思考了一下后,答道:

 

「记得。」

 

准确的说是,喝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他并不记得,但那之前与之后的事都记得。之前之后都光给克里斯添麻烦了。

 

「十、十分抱歉!」

 

虽然泽村在床上正座着低下了头,克里斯却似乎并不在意。

 

「不,比起那个,对了,因为你的那些有点那什么,我擅自借用了下浴室。」

 

「那些……」

 

被这么一说,泽村想起来了自己吐到克里斯身上的事了。同时,本来还放空着的脑子一下子绷紧了起来。

 

「对、对不起!」

 

「顺便还借用了洗衣机。」

 

「那个也非常对不起!」

 

对不断道着歉的泽村,克里斯有些奇怪地笑了。

 

「吐那么厉害,也抱怨了那么多,有稍微舒服点了吧?」

 

这么说着的克里斯,似乎是真的没有感到困扰。虽然泽村知道他就是那种性格,但还是无法释怀。

 

「我,总是给师父添麻烦呢……」

 

对这么说的泽村,

 

「是吗?」

 

克里斯回到。

 

「我每次都在抱怨……」

 

「你竟然现在才意识到。」

 

「克、克里斯前辈……」

 

「笨蛋,」

 

在泽村的脸要变青之前,克里斯笑着说道,

 

「如果我觉得困扰的话,最开始就不会陪你了。」

 

说着,克里斯站了起来。

 

看起来应该是直到泽村醒来都在这里,桌子上放着的大概是让泽村喝完了的两个空水瓶。

 

「既然你已经醒了,我也差不多该回去了。」

 

「啊……」

 

听了克里斯的话,泽村连忙站起来,向玄关的方向追了过去。然后,泽村说:

 

「谢谢了。」

 

克里斯一边在玄关穿鞋,一边听着那句话。

 

「要是没跟克里斯前辈说那些的话,我一定又会犹豫着原地踏步吧。」

 

泽村继续道。

 

「一开始我觉得只要把钥匙还回去就行了。但就是做了这种不彻底的事反而变得更糟糕了。也许对御幸前辈来说,结束还不如说是什么都没开始过,但我就这样下去的话只会继续犹豫不决。所以说要做个了断什么的……」

 

「所以才要说分手吗?」

 

「对。」

 

确认着昨天泽村以无望的眼神说出的话时,这一次,他很确切地回答了克里斯。听了他的话的克里斯心情很复杂。

 

「感觉就像我在背后推了一把,让你们分开了一样啊……」

 

「不是那样!」

 

泽村否定了他的话。

 

「是推了我一把让我往前走了。」

 

泽村说。

 

明白那是基于坚定的意志而说出的话,克里斯也没再要回应。

 

「你觉得这样就可以了吗?」

 

克里斯向泽村问出了不知已经是说第几遍了的问题。这样询问着,克里斯其实知道泽村会回答他什么。

 

泽村稍顿了一会,

 

「嗯。」

 

作出了他意料之中的回答。

 

对这回答,克里斯也无法评判它是好还是坏。

 

而只是,

 

「是嘛。」

 

回了这样一句话。

 

他的心情仍旧很复杂。但正如同昨日泽村说的那样,这并不是光靠一方不断地努力就能解决的事。

 

说不定克里斯也开始认同这个说法了。

 



 

克里斯离开了他的公寓之后,泽村冲了个澡。

 

虽然他自己感觉不到,但总感觉自己浑身酒臭。不知道是不是克里斯在回来的路上买的,冰箱里也放着矿泉水瓶,泽村心怀感激地喝了起来。

 

些许残留着的头痛消失时已是正午。

 

原本开着暖气,就穿着件内衣在房间里到处乱晃的泽村,快到中午的时候,还是换上了运动服。下午还有大学的社团活动。泽村决定顺道去一趟御幸的公寓,然后直接去部活。

 

关好灯,拿上钥匙。

 

前些天没能还回去的御幸公寓的钥匙,和自己房子的钥匙。

 

泽村把御幸家的钥匙放进口袋里,背上装着部活要用的东西的背包,走出了屋子。

 

如果跑着去御幸的公寓的话,并不会花太长时间。也当作是慢跑了,泽村跑了起来。不知道酒有没有完全醒过来,但脚步比昨天走在这条路上的时候要轻松了许多。

 

没过多久,他便看见了御幸的公寓。

 

曾经是自己家的那个地方,现在已彻底成为了别人的家。

 

(仅仅是人的心境,)

 

就能变化这么大啊。

 

泽村想。

 

没接内线就直接进了大厅到里面去。因为泽村拿着御幸家的钥匙。就那么通过了大厅之后,便乘电梯去了自己熟悉的楼层。自己也已经很久没坐过这个电梯了啊。

 

到了要去的楼层顺着走廊,直接向自己家走了过去。走廊上悄无声息,没有任何人。只有泽村的脚步声回响在廊中。

 

当泽村终于来到了御幸家门口,这里就需要按门铃了。

 

轻快的呯嘭声随之响起。

 

他不觉得他不在家。

 

要问为什么的话他也不知道,但泽村隐隐地感觉到,自己会在今天见到御幸。昨天,要是他出席了亮介他们的聚会的话,恐怕一定被留着到天明了吧。那样的话,现在他就一定在家。

 

(说不定还在睡。)

 

即使那样他也会来应门,泽村想。他的预感没有出错,没过多久御幸家的大门便打开了。

 

门开后出现的御幸,看上去有些惊讶。

 

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。毕竟大厅那里的内线没有接过来过。那样的话,就不可能有外人能从大厅进来,也就是说,泽村是不可能来到这里的。

 

「你,为什么……」

 

听着御幸这么说,泽村冷静得超乎自己的想象。

 

「我记得你应该是泽村来着……」

 

「你还记得我啊。」

 

「你还有、什么事吗?」

 

要是换作以前听见这话,他一定会露出有些受伤的表情吧。但泽村只是无奈地笑了笑。

 

「没,我只是来还钥匙的。」

 

「钥匙?」

 

「之前本来想来还给你的,但错过了合适的时机。」

 

说着,泽村将放在口袋里的钥匙递给了御幸。

 

钥匙扣还挂在上面,铃铛也发出了叮呤的声音。御幸接过了他递过去的东西。

 

「钥匙?这里的吗?」

 

「对。」

 

「所以你才能进底下的大厅吗?」

 

「对。」

 

「你拿着、我房间的钥匙啊。」

 

「很奇怪对吧?」

 

在对方说出来之前,泽村先这样回了御幸。

 

「因为很多很多原因,然后我就拿着了。」

 

「那是……」

 

「说来话长,所以就算了吧。」

 

泽村打断了向他提问的御幸。

 

并不是因为不想说,是因为要说的话就真的太多了,而且泽村也没有自己能够好好总结出那些原因的自信。

 

「啊!但是,我可没有用那把钥匙干过什么奇怪的事哦。既没偷过东西,也没随随便便地闯进去过哦。」

 

虽然你可能不相信。

 

御幸怔怔地看着如此说着的泽村。

 

然后,

 

「那个奇怪的靠垫,是你买的吗?」

 

御幸突兀地发问。

 

被问的泽村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

「什么?」

 

「啊不没什么……」

 

御幸也没再多问。从昨天开始,就全是他想不明白的事。他要问的重点并不是那个。

 

因为御幸没再问,

 

「虽然我今天来主要是为了还钥匙,」

 

泽村再次开了口。

 

「但还想来跟你道歉。」

 

「道歉?」

 

御幸不太明白泽村的话。

 

「因为什么?」

 

「一直以来总是缠着你,真的很对不起。我,不会再来了。而且现在我觉得,可能我早就该这么做了。」

 

总是不请自来地给我添麻烦。

 

昨天,御幸就这么对亮介说了。

 

这是事实。

 

但亮介却,

 

「再也不会跑去御幸家了。」

 

这样回了他。

 

还说,这样就圆满解决了。

 

亮介的预言,现在成为了现实。

 

「虽然我,总是被你耍得团团转,但就算如此,我也觉得能和你相遇是再好不过了。正因为有你在我才能继续打棒球,能走到今天。」

 

对于泽村来说,那是指高中生活的那两年,是从他进入高中,是包含着他毕业之后的日子的话语;但对御幸来说,只是一段不明所以的话。泽村也知道御幸没办法理解他说的话。

 

即便如此,就算是单方面也没关系,他也想要传达给对方。

 

「请你,好好地打棒球!」

 

说着,泽村笑弯了眉眼。

 

「毕竟你可是靠棒球赚钱的职业选手啊。」

 

好像在哪里听过这句话,御幸想。

 

但御幸却不记得到底是在哪里听过那些话。

 

「再见了,御幸前辈。」

 

最后,泽村这样说。

 

明明是那样短的一句话,到自己能说出它,还是花了这么长一段时间。

 

对御幸来说,那句话的含义也一定和对他来说的不一样。

 

(但那也没办法。)

 

说完,泽村便转过了身。

 

泽村的身影,就那样从没有关上门的御幸的眼中,逐渐远去。但,御幸并没有找到挽留他的理由,当然,他也还没有找到挽留他的话。

 



 

待译

 


 


 

译者记:出尔反尔我好不负责任啊(自我厌恶

评论(30)
热度(135)

© 废人世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