废人世界

存文用。

【自翻译】Good-bye, Nice to know you. (后)Part 2

#失忆虐梗注意#


Written by 片岡 


前篇翻译:P1  P2  P3  P4  P5  P6  P7  (已完结)

后篇翻译:P1  P3  P4  (已完结)

喜欢请到P站给太太打分和收藏><!!


原文简介:

是这篇(novel/5247288)的后续。

前篇得到了很多收藏和评论,真的都非常感谢。我真的很开心。要是后篇能让您看得开心的话,我很高兴。


正文:

泽村的来访和与旧友的再会,让御幸心中空出的好几块都被填补上了。

只是,填上的只有那几块,并不是完全被修补好了。

(一开始并不是没有感觉到有哪里不对。)

御幸想。

那是在刚回到这间屋子的时候的事。

但那时还仅仅是隐约察觉到不对劲,得以确信还是因为在这几天。

并不太合格地目送了泽村离开之后,御幸开始在自己家到处转。

到目前为止,他都没有感觉到这屋子里、自己的生活中,有任何不自然的地方。但现在一找,却有种不自然的地方越找越多的感觉。

打开衣柜可以看到里面有两格。一格放着御幸的衣物,另一格却空空如也。没有使用的衣架也挂着好几个,这简直就像是,衣柜里只有一半消失了一样。这一点,之前来过这房间的女人也指出来过。

稍微找了下之后,没有找到枕头。

那是因为泽村离开这里的时候把枕头带走了,而被子只有一条是因为本来就只有一条。

拉开床旁边的抽屉一看,果然有两个是空的。那里放的是泽村的大学教材,在他离开的时候将整个抽屉的东西一起丢进纸箱里带走了。

到厨房打开碗柜看,发现有很多碗碟。

虽不是说一个人住就一定要很少,但那数量怎么看都不是一个人用的。

冰箱上贴着好几个磁铁,但那上面却没有夹任何纸片。以前那上面可能是有过什么,但现在只留下了磁铁。同样贴着的还有一块白板,恐怕是用来留什么话的吧。但对于本来就是一个人住的御幸来说,应该是没有可以留言的对象的。

(这很不对劲。)

像这样的,御幸想通了。

这还是他第一次想明白。

(有什么,很不对劲。不管是这间屋子,还是我自己……) 

这样一想,御幸突然害怕了起来。

简直就像陷入了只有自己被从这个世界上孤立了出来一样的感觉里。背后突然一凉,有股莫名的寒气席卷而来。

(是谁?)

是什么东西?御幸并没有这样想。

而是觉得有谁,就在自己身边。并且,还留有他消失了的痕迹。

是谁呢?

御幸想着,脑子里的答案却只出现了一半。不管怎样拼凑那拼图,导出的答案都只有一个。只是,御幸不愿意坦白接受那个答案而已。

这是当然的吧?毕竟对方是男性,光是跟一名同性同居这件事,他就已经持怀疑态度了,更别说那个同居人还是个他根本不认识的人。

而且,说那个人是克里斯还比较让他相信。

「泽村……?」

试着说了出来,但果然,对这个名字没有一丝亲切的感觉。说出来能够想起的,也只有刚才他对自己露出的笑容,和道别的话语。



最后,御幸选择借助他人的力量。

人选是由御幸考虑选好的。虽然就知道事情缘由这一点来看,不管是之前的聚会上的谁都可以,但他考虑之后,选择了克里斯。

理由是,一开始出现在病放里的泽村经常说到克里斯,并且,他也是自己最信任的人。而且,昨天送喝醉的泽村回去的,也是克里斯。

然后,

(还有就是,亮桑有点可怕……)

理由综上。

总之,御幸联系了克里斯。

换作平常,他连普普通通地向克里斯搭话都要踌躇一会儿,现在却没有犹豫。

『您有空吗?』

御幸发出邮件后,意料外地,克里斯的回复很快就来了。说是看御幸怎么样方便。

御幸也很快回复了他,约在市中心酒店的高级会所里见面。选在酒店是因为御幸还是有一定公众认知度的。

白天是咖啡厅,夜晚就摇身变成了酒吧的会所,位于接近酒店最上层的地方。预约好的御幸到那里时,克里斯似乎还没有来。可能稍微来早了点吧。

御幸向问他要点些什么的服务员点了苏打水。很快饮品被送上来,滋润了干渴的喉咙。

那里,感觉比平时更渴。

清楚自己现在很紧张,御幸用力做了次深呼吸。眺望窗外,首都高速公路上有大量的光束奔走着。观望着那缩影般的景色,杯子里的水快喝了大半时,克里斯终于出现了。

是因为地点选在了酒店吧,克里斯一袭西装,与平时看起来很不一样。

「抱歉这么突然。」

「啊,没关系。」

克里斯一边回他,一边从服务员那里接过了菜单。然后,在谈话开始前先点了单。克里斯要了白兰地,但御幸也没重新点酒。虽然他尽可能的不太想保持清醒地谈这次的事,但总有一种自己必须清醒着才行的感觉。

终于等到白兰地和乌龙茶,还有橄榄果也一起呈上来之后,开口的却是克里斯。是因为御幸很难开口吧。

「是泽村的事吗?」

听到这话,御幸将自己看着杯子的视线上移。克里斯依旧望着窗外的夜景。

御幸稍微顿了一会,

「是的。」

作出了简短的回答。

听见他的回复,克里斯看向了御幸。

「克里斯前辈,应该很了解,那个叫泽村的家伙吧?」

「『那个叫泽村的家伙』、吗……」

御幸说出的这句话,对克里斯来说,是他从未听闻过的。知道对方并没有恶意,对于御幸,泽村依然只是个陌生人而已。

「从你口中说出那种话,就算是我也被吓了一跳啊。」

「诶?」

「不。」

克里斯收回了自己的话。

他知道现在对御幸说这些话,只会造成后者的困扰。

「你是说泽村吧。当然,我很了解他。」

回到话题,克里斯点了点头。

「虽然是个很吵的人,但如果没有他的话,说不定我现在就没有在打棒球了吧。」

「诶?」

御幸听着,从心底感到了惊讶。

「克里斯前辈,不打棒球?」

「对。」

「为什么?」

「你还记得我曾经肩膀出故障的事吧?」

「记得,当然记得。」

御幸点点头,

「所以我才当上了正捕手嘛。」

「那是因为你有实力。」

「虽然为了能证明那一点,我很想和克里斯前辈认真较量一次……」

「再稍微等等吧,过不了多久,我也会进职棒。」

「我等着您。」

这样回着的御幸,似乎今天终于露出了一点笑意。仿佛紧绷的面部稍微缓和了些,能更轻松地对话了一样。

「那,你还记得我高中时最后一次正式出赛的事吗?」

「当然记得!」

克里斯继续道,御幸点了点头。

他有自信对那时候的事记得一清二楚。他可是比谁都更快地,冲到比赛场地了。那个身影,还铭刻在脑海。

「因为那个时候,我想着克里斯前辈回来了,看了整场。」

「你看了啊。」

「对。」

「那,我是和谁搭档的?」

「诶?」

被这么一问,御幸糊涂了。

明明那场比赛的一幕幕都鲜明地印在脑海里,但问题的答案却无法形成。

虽然他记得接球的克里斯的身影,但投出那球的人,却记不清楚。

「是谁……来着?说实话,毕竟是挺久之前的事了……」

「不记得了吗?」

「不太记得……」

御幸这样说道,克里斯便没再追问。

「那换一个问题。二年级最后的春天,最后你打进甲子园的那场比赛,就是你带伤出战的那场比赛,你和谁组了投捕?」

「那个时候……」

御幸回忆了起来,

「是和……降谷。」

「你确定?」

「我确定。」

「是嘛。你确实和降谷组过。但那个时候,降谷的脚还有伤,他被允许上场的就只有一局而已。」

「是那样吗?」

「是哦。他只投了最后一局。」

「啊啊,那么……」

被一追问,御幸果然想不起那之前的事。

「嗯,确实是,降谷只投了最后一局,那个时候是用的继投……」

「在降谷之前投的是谁?」

「阿宪!」

「然后呢?再之前是谁?那个时候是继投战术吧?」

「是谁、啊……」

「想不起来吗?」

「是的……」

「他的脸呢?」

「那个嘛……」

虽然极力想要记起来,但那张脸却被雾给挡住怎么也出不来。

看着一直无言地回想着的御幸,

「很奇怪吧?」

克里斯说出了短短的一句话。

御幸抬起视线看向克里斯。

「你的记忆明显很不对啊,御幸。」

被这样断言还是头一次。

医生和队友都告诉他,触身球没有造成异常真是太好了。说起来,这件事的起因就是因为,现在御幸的身边,知道泽村的人太少了。而且,作为当事人的泽村也说了要死守秘密,既然他都那么说了,身边人也就不可能告诉他了。

造成的结果就是,这还是御幸第一次,被指出自己的记忆有缺失。

「我,忘掉了些什么吧?」

「不是忘了什么,是忘了泽村。」

克里斯明确地告诉了他。

「你打进选拔的那场比赛,投球的是川上、泽村和降谷。我最后一次出场正式比赛的搭档也是泽村。但是你的记忆里,泽村消失了。大概是因为你头脑很好,所以就算哪里的记忆出了问题也会自己修正它吧。」

「就是说,我自己捏造了记忆是吗?」

「对。」

克里斯没有否定他。

被这样一说,御幸已经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记忆,哪些才是正确的了。就连眼前的克里斯,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否有一个正确的认知。

「你的大部分记忆都是对的。」

是看出御幸的不安了吗,克里斯说道。

「现在,你也清楚地记得我的事。到现在为止说了那么多次话都没有出差错的地方,你现在的队友也什么都没跟你说过吧。你的记忆里,唯一不对劲的就是泽村了。虽然不清楚是为什么,但只有泽村凭空消失了。」

「那,不是因为……我想要忘掉吧?」

「我觉得不可能。」

克里斯立刻就否定了他。

「您能断言?」

「嗯。只有你,是不可能那样的。」

「那就是说……」

御幸张开嘴,好几次想要继续说下去,却又犹豫着。已经冒到喉咙口的话,就是说不出来。克里斯很有耐心地等着御幸的话,终于,后者开了口,

「那个,可能是我问了奇怪的话,要是您不知道的话就当作没听见吧。」

「好。」

克里斯点了点头。

然后,御幸稍微咽了口唾沫,

「我……和泽村……那个……交往过吗?」

继续问到。

被问的克里斯没有回答他。

沉默在一点一点地夺去御幸口中的水分。

「请、请您不要沉默啊!」

「你那么认为吗?」

「我觉得说不定是那样吧,或者说,也许有那样的可能性吧?之类的……」

克里斯盯着表达不清楚的御幸。那沉默正是比什么都要直接的回答了,御幸想。这个问题,比起否定的回答,绝对是说出肯定的话更难。

「回答是、yes吗……」

「话说在前面,」

并没有说是yes还是no,克里斯继续道,

「在我的认知范围内,可不是泽村一直单方面地缠着你。」

「我知道。」

御幸说。

「可是你明明不记得?」

「虽然不记得,但有那种感觉。否则,不说让别人到家里来,跟我一起住是绝对不可能的。」

「你知道你们是一起住的吗?」

「不知道,但是考虑了各种可能之后,我觉得除那之外没有其它可能了。而且,这之前,他来还了我钥匙。」

「是嘛。」

对于泽村的行为,克里斯没有表示惊讶。因为说出要告别的,正是泽村自己。

「他,来了我家。还了钥匙,跟我说了再见。我,根本不认识泽村,更没有在交往的感觉,说再见也什么都没有。我一直觉得他很麻烦,想着“为什么要缠着我啊”。直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那家伙的事。就算告诉我是后背辈,是我的恋人,我也没有任何实感。但是,那家伙跟我说再见的时候,我有种很强烈的被丢下了的感觉。」

御幸继续道。

「我想他应该不会再来我那里了。亮桑也这么跟我说过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但是说如果的话,就算见面了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而且在那之前,我连他的联系方式都不知道。」

「那是,当然的吧。」

对于御幸的话,克里斯作出了让他很意外的回答。

「因为在你出院之前,从你手机里删掉他号码的就是我啊。」

「诶……?」

御幸不明白。

「从我的手机?」

「对。」

「为什么?」

「再要说的话,从你公寓里把泽村的东西搬出来的也是我。就在你出院的前一天,用我的车帮他搬走的。」

「为什么?」

重复着同一句话,御幸皱起了眉,

「为什么,要做那种事?」

「是因为他在乎你啊。」

克里斯回道。

「你出院前一天,我、泽村,还有你球团的一共4个人,被医生叫去了。谈话内容就是你的记忆出现了一部分的缺失。但是,被确认缺少的就只有关于泽村的部分。除了忘掉了泽村,没有任何问题。大脑没有异常,非常健康。所以,跟球团的人说好了要对你隐瞒这件事。怕你因为这个产生动摇,而影响了棒球。」

说着,克里斯拿出一张名片给御幸看。那上面印着一个御幸熟知的名字。就是那个矮胖男人的名片。

「进入职棒第三年。泽村也知道这对你来讲正是最关键的时刻,所以他优先考虑了你的棒球生涯。这也体现出成果了吧?你顺利结束了赛季,一点都没有被受伤影响到。但唯一的误算就是,你比我们想象的还要记不起泽村,甚至你竟然选择了泽村以外的人这件事。」

克里斯继续道。

「虽然我是想尽量能破镜重圆最好。尤其是因为我从高中时起就已经了解你们了啊。但就像泽村说的那样,这样下去什么都不会发生吧,所以我没办法否定他的选择。但就算你选择了别人,就算你对他再冷淡,泽村也比谁都更希望你能好好表现哦。毕竟,在你刚进职棒的时候,最期待你能表现活跃的,就是那家伙了。」

泽村就是那样的人。

克里斯的话,到这里就结束了。



 

待译

 


 


 

译者记:我要……炸眼镜QwQ

评论(52)
热度(136)

© 废人世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