废人世界

存文用。

【自翻译】Good-bye, Nice to know you. (后)Part 3

注意!本次有糖吃……QwQ

#失忆虐梗注意#


Written by 片岡 


后篇P站原文:id=5306637

前篇翻译:P1  P2  P3  P4  P5  P6  P7  (已完结)

后篇翻译:P1  P2  P4  (已完结)

喜欢请到P站给太太打分和收藏><!!


原文简介:

是这篇(novel/5247288)的后续。

前篇得到了很多收藏和评论,真的都非常感谢。我真的很开心。要是后篇能让您看得开心的话,我很高兴。


正文: 

与克里斯告别后的御幸,一个人走上了回家的路。他从酒店直接乘出租车回家,虽然提议送克里斯回去,但克里斯却说

「我另外坐车回去。」

而没有乘同一辆出租车。

到家之后,御幸有点后悔要是刚才喝点酒就好了。现在明明没喝,脑子里却很沉重。

打开了同样的沉重的家门之后,感觉屋子似乎比平常要宽敞了。就只有几步远的家具看上去也隔得很远。

(这间屋子,以前有这么安静吗?)

房间里很暗,没有一点声音。

就算自己依旧没有一点关于泽村的记忆,但现在却好像连这气氛都让他觉得不对。

在玄关脱了鞋,把钥匙放到了架子上。放的时候,他看到了一直被丢在那里没管的盒子。

是个被包装过的中等大小的盒子。

(这是……)

到现在,他连是把这盒子丢在这里这一点都忘掉了。

那是前两天御幸生日的时候,泽村来到这里送他的礼物。

那天,御幸说泽村是困扰拒绝了他。那个时候的泽村说不定,是用害怕的眼神在看他吧。

但关于那件事,泽村一句抱怨的话也没说过。

除了那天之外,说不定御幸也委婉地向泽村表示过他是个麻烦。然而同样的,泽村也没有说什么,还是坚持来了御幸这里。

(原来如此啊……)

从他把这个盒子交给自己那天起,泽村就再也没来过了。准确地说,前两天他是来还了钥匙,但那只是来向他告别而已。

御幸拿着盒子去了客厅。沙发上铺着的,是前些日子女人买来给他换上的沙发套。坐上那沙发,御幸打开了盒子。

作为礼物来讲,它的包装很简易。

拆开那包装,里面放着的是御幸根本没想到的东西。盒子里,并排着许多装着调味料的小瓶子。

(牛至,杜松子,五香粉,辣椒粉,葛拉姆马萨拉*……)

一共有12个并排的瓶子,瓶身上都写着各个香料的名称。可能是味道逸了出来,就算都有盖子盖着,还是能闻到少许混杂在一起的香味。

「这可不是男人会送给男人的东西吧……」

御幸不自觉地开了口。

要是不了解自己的话,一定不会拿来给他的吧。御幸拿起一个小瓶子,里面发出了小颗粒碰撞的声音。两手托住那小瓶子,像是要就那样将它贴上额头一样的,御幸垂下了头。

 




「你,上大学了要不要和我一起住?」

御幸是在泽村的毕业纪念聚会结束没过多久就立刻问他的。

是觉得要在泽村决定下来在哪住之前问他才行吧,不久前也和克里斯谈过了这件事。虽然就问的时机而言现在是挺不错。

「一起住?」

被询问的泽村摆出了单纯是觉得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
「为什么啊?」

「什么为什么,你讨厌一起住吗?」

「也不是讨厌啦,」

只是,泽村继续道。

「只是,我还以为御幸前辈是那种不太喜欢和别人一起住的人来着……」

听着既没肯定也没否定的泽村的话,御幸只能苦笑。

「啊不,再怎么说我还是过了三年宿舍生活的啊。」

「话是那么说啦……」

泽村一边说着,察觉到了自己要表达的意思,和御幸所说的有细微的差别。

(是不喜欢外人的那种人。)

泽村对这个做了两年搭档的上级生是这样理解的。不是通过观察御幸而分析出的结果,单纯是自己接触下来的感受。

「和御幸前辈一起住啊……」

泽村思考着。

「虽然你这么说,但是进职棒了之后会很忙吧,你不会是想让我帮你干杂务吧!?

「哈!哈!哈!被你发现了!」

「果然吗!?我可不会做饭哦。」

「我又没指望你能做。」

御幸对生着气的泽村说道,

「话说,我本来就想的是我负责做饭。」

「御幸前辈来?」

泽村觉得很意外。

「可是你很忙吧?」

「但是你不会做吧?而且,我从小时候起就自己做饭,现在已经是种日常消遣了。」

「那就是说,我可以每天都吃到御幸前辈做的饭了吗?」

看着眼里放光的泽村,

「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每天都做,」

但要是有愿意吃的人在的话,我也就不算白做了。

御幸又加上了一句。

「那,你要怎么办?」

御幸说着,让话回到了原题。

虽然他问得很轻巧,但却带了点急切想得到回答的感觉。他也不是完全没设想过如果自己被拒绝。

「讨厌吗?」

他选择了一种让人难以拒绝的问法。因为御幸知道,人类本来就很难去拒绝别人,要是问讨厌与否的话,就更难说出“是”的回答了。

(说我卑鄙也没关系。)

御幸想。

要是换作别人的话,说不定还会发现他这话的问题,但泽村肯定察觉不到,御幸这样想。

一边想着御幸再问了一次,但泽村却,

「所以说,我也没有讨厌啦。」

这样说了之后,又回了让他意想不到的话来,

「虽然我觉得要是和御幸前辈一起住的话一定很有趣。」

这回答已经比御幸预想的要好很多了。

「虽然?」

「但是,我是学生,你是职业选手吧?我在想我会不会成为你的累赘啊……」

听了泽村的回复,御幸眨了好几次眼。

在回答是与否之前,这个人在意的似乎是这一点。

「是嘛,」

御幸说着, 

「抱歉,我骗你的。」

便改口了。

「哈?」

泽村皱起了眉。

「等、你耍我吗!?」

「不是,我重新说一遍。」

御幸会这么说,不只是因为泽村的回答里没有恶意,而正是因为他的回答单纯而没有别的意思。

「我想说的是,不是让你帮我做家务,而是我想和你住在一起。」

「哈……」

泽村愣住了。

但那似乎并不是含反面意义的呆住。

「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?」

重新说的,御幸再次问道。

要是没有泽村刚才的那句话,御幸绝对一辈子都不会这么孤注一掷。

长久的沉默之后,

「……大概。」

泽村简短地回应了。

但看着依旧皱眉的泽村,

「真的?」

御幸不相信地问道,

「你真的听懂了吗?」

「我听得懂啦!」

「真的?」

「真的!」

「但是你是笨蛋啊。」

「你很失礼诶!」

「那、可以吻你吗?」

御幸这么一问,泽村便闭上了嘴。虽然泽村没说话,但这个时候,他的回答御幸已经确定了一半以上了。

「呐?可以吗?」

御幸再次询问着,

「可以哟。」

泽村回道。

这便是,两人交往的开端。



才开始一起住的时候就分配好了各自的任务。但就连这个,对两人来说都新鲜不已,是非常开心的事。

冰箱上挂着日历,上面划出来了御幸比赛的日子,还有扔垃圾的日子。泽村会在日历上画出不需要做饭的日子。然后由于泽村的学校生活和御幸作为运动员工作太忙,觉得日历已经不够用的时候,便买来了白板。白板也挂在了冰箱上。

一开始的时候,御幸太忙时,就由泽村来解决做饭的问题,但从某天开始,这种情况也消失了。

「够了,你不要再做饭了。」

是因为被御幸这样说了。

「为什么啊!我做的很有味道啊!」

虽然泽村抗议过了,

「有味道也只有咸味吧。盐分摄取过多感觉前辈会早死!」

御幸如此嫌弃地说。

因此,便换泽村去置办一切的家具了。床啊沙发这种共用家具还是两个人一起去买的,但连零碎的家具都要配合好时间一起去买的话还是不现实。而且,御幸已经不是普通人了,两个人一起在街上闲逛更不太可能。

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,家里放着一些很奇怪的家具和碗具。但那当中的一部分,已经被这之后的「御幸的女人」给处理掉了。

那个女人在卧室发现的「纸片」也是泽村准备好的东西。

那是在两人刚开始一起住,御幸过第一个生日时的事。也就是说,那个小孩子的手工作品般的「按摩券」是泽村送他的生日礼物,不过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被珍藏着,而只是因为没机会用它所以忘掉了而已。

「按摩券?」

开始同居后御幸的第一个生日那天,在卧室里,泽村把那张纸交给了他。因为晚饭的时候买了蛋糕,御幸本来以为那个就是礼物了,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那样。拿到纸片的御幸一瞬间怔住了,但他马上便笑喷了。

「是哦。想按摩的时候就请用它吧!」

「是小学生吗?」

御幸还在捧腹大笑。

「你啊,就不能送点更像大学生一点的礼物吗?」

「所以,给你蛋糕了嘛。」

「那只是你想吃吧?」

「就是因为你不喜欢吃甜的,我才专门选的奶油比较少的那种!」

「嘛,是很好吃啦。」

「看吧!我就说吧!」

泽村赌气地说。

「就算是我,也考虑到现在的季节想着要不要送围巾什么的哦。」

「嘿……」

骗人。

御幸眯起眼,回道。

「但是围巾的话,已经有别人送你了吧?」

「我又不在意那种事。」

「但是我不喜欢那样!」

「但因为那个所以变成了按摩券?虽然我确实没收到过这个。」

问着问着,御幸又因为他的话笑了出来。因为御幸笑太久,就算是泽村也生气了。

「收到的是这个你不开心吗?」

「不啊?只要是你送的什么我都开心。」

说着,御幸两手抱住泽村就那么倒在了床上。面对面,他在此刻正翘着嘴的泽村的额头上印下一吻。吻完之后,泽村抬眼往上看向御幸。

「因为,御幸前辈已经自己赚钱了嘛,我又不知道送你什么你才会喜欢。」

「所以我说,什么我都喜欢啊。不过竟然是按摩券,我是你妈吗?」

「是呢。你给我做饭嘛。」

「喂喂」

「你要是这么不满意的话就请还给我。」

「不要不要,才不还你。我还要让你帮我揉肩揉到死呢。」

「十张连票所以只有十次哦。请不要把别人说得好像是按摩器一样好吗!」

「你真的是个笨蛋啊……」

不直接说就没办法把意思传达给你吗。

御幸把泽村按在怀里格格地笑了起来。

「反正我就是笨蛋咯。」

泽村在御幸怀里不满地说。

「那,下次就请前辈让是笨蛋的我也能明白的,直接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好了。」

「也好。」

想着想着,御幸在床上翻了个身。

没怎么考虑过自己想要什么东西啊。硬要说想要的东西的话,感觉基本都已经到手了。

「那你说说,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?」

「哈?」

听着这话的泽村,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「我?」

「对。我在问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。」

「你问我吗?不是说御幸前辈有什么想吃的?」

「不是。」

「为什么是问我的?」

「好了你快说,问那么多你很麻烦诶。」

说着,御幸把已经起身的泽村又拉回了床上。

「这个嘛,我觉得只要是御幸前辈做的,什么都很好吃……」

「你还真是说了很可爱的话啊。但是快说,你要点什么菜?」

被这样一问,泽村稍微想了会,

「那就蛋包饭。」

答道。

这回答让御幸有点失望。

「不要说那种简单的东西。有没有其它的?」

「可乐饼。」

「要点更难做的东西。」

「咖哩。」

「这不是比刚才的更简单了吗。说点更难做的。」

「我又不知道哪个好做哪个难做!」

「真麻烦啊你。」

「麻烦的是你好吗!」

泽村一边大叫着,又思考了一阵,

「啊,那就,之前我们去酒店吃的那个!」

这样回道。

「这之前?」

「就差不多半年前,你带我去的那里。那里的放了很多蔬菜的那个,以前没吃过觉得挺好吃的。」

「啊啊。」

御幸想起来了。

偶然间,说是如此其实是在临近泽村生日的时候,去了酒店吃饭。虽然没搞这样那样的庆生活动,但御幸还是带泽村去了挺高级的店里吃。

(竟然还记得那个啊。)

御幸感慨的点有些怪异。

「是什么来着?我有点记不清吃了些什么了诶。」

「不是你在闻我想吃什么吗!?」

「在酒店的话,那就是西餐咯?」

「是那道加了鸡肉的!」

「用香草烧的?」

「啊,我又不知道。」

「那,这样吧,」

御幸想了想,

「我,想要这个。」

说道。

说着,他伸手把手机从床头柜*上拿了过来。然后,很快地搜索了什么,刷出来之后把它递给了泽村。

接过手机的泽村看了之后却不太明白。

「这是什么?全是外语我看不太懂。」

「是香料哦。」

「香——料——?」

「就是调味料。」

御幸说。

「对你来说就只是外语啦,但你拿到合适的店里给店员看的话,他们会懂的。」

「御幸前辈要用这个来做菜吗?」

「嗯。这样能做的东西变多了,你也会很高兴吧?」

「这种东西就可以了吗?」

泽村询问着,

「虽然是这种东西,但自己去买的话好麻烦。」

平常买东西的超市也没有卖的。

御幸说。

「所以啊,下次的礼物就那个了。然后我就做你喜欢的东西。」

「为什么要在御幸前辈的声做我喜欢的菜啊?」

「没什么不好吧。我说了是我想做的啊。」

「嘛,也是。」

说着,泽村拿来了自己的手机,拍下了御幸手机屏幕上的东西。然后,便把两个人的手机都扔到了床头柜上。

「所以,今年就是小学生的按摩券了呢。」

御幸重新看向自己收到的纸片。

不管看多少次都好想笑,但要是再笑的话泽村一定会脑别扭吧。

「所以我说,要是有意见的话我就收回来了哦!」

「我没那么说吧?那,按摩的话你要怎么按?」

「嘿?」

御幸一边摇着那纸片一边问。

「这是按摩券吧?你要做些什么?」

「什么做些什么,就是普通的按摩啊。」

「普通的?」

御幸有些不满地说,

「明明是生日却是普通的按摩?」

「那你倒是说说,不普通的按摩是个什么?要是你能说出来的话,倒也可以给你来点特别服务。」

「特别的是什么?」

「所、所以不是你在说吗!?总之就是那种咚地一下的、很厉害的那个哦!」

「咚地一下……怎么感觉好像会很痛……」

御幸说。

然后他看看那按摩券又瞄了眼泽村,

「既然是特别服务的话,御幸前辈,更想要H的按摩呢。」

说道。

「哈?」

泽村用一种从心底里鄙视他的表情看着御幸。

「开玩笑可以只用你的脸来吗?」

「那个,好歹,我的脸在这世上还是被称作帅气的哦。」

「总之,H的按摩是个什么啦!?」

「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。」

御幸很惊讶,

「你连日语都不明白了吗?说起来难道你没看过AV吗?」

「看过哟!不是和你一起看过吗!」

「也是哦。」

「话说,平常不就有做H的事情吗……」

「所以说不是H的事,是H的按摩啊。」

「也就是说?」

「所以啊,不是生日礼物吗?你自己去想啦。」

「呜……」

看着语塞的泽村,御幸只得苦笑。

根据自己说出的话不断地表现出自己喜怒哀乐的泽村,怎么看怎么惹人疼爱。

「真是没办法啊。因为你是笨蛋所以我给你时间想哦。为了防止你忘掉我先帮你记上了。」

说着,御幸从柜子上取了枝笔。然后,在那上面补上了自己的字。把票券上补好的字拿给泽村看了之后,御幸将笔和纸一起扔到了柜子上。

「所以,今天就还是普通的按摩和普通的H了呢……」

明天还有事要做。

虽然御幸是想要顺着泽村才这么说的,但他低头看到泽村的表情,却不是那么的心甘情愿。

「怎么了?」

「一直说普通普通的,请不要小看我!」

听着泽村的话,御幸不耐烦地眯起了眼。

「我没有小看你啊。话说从刚才开始说的话就没有进展过,够了你给我老实一点呆着!」

你总是这样没有情趣啊。

虽然御幸抱怨着,

「不,先请前辈您好好躺下!」

但被这么一说,御幸心里再次冒出了问号。

「什么?你要在上面吗?」

「上面?你在说什么啊不是那样哦。」

「那你是说什么。」

好想快点继续啊。

虽然御幸想要继续下去,但

「我可是诚心诚意地,就让我给您按摩吧!」

因为泽村如此回答了他,让他不禁又笑了出来。



 

待译

 


 

*床头柜:原文是sideboard,意思是橱柜,拿来放餐具的那种……我在想太太是不是忘记了他俩还在床上(不对)可能就是想说床头柜吧?也有可能是中日文化差异其实说的就是同一种东西?

 

译者记:可恶……这块糖里有刺OTL

还有,不出意外的话,明天就搞完后篇!番外等以后再说吧……

评论(39)
热度(124)

© 废人世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