废人世界

存文用。

【自翻译】Good-bye, Nice to know you. (后)Part 4(完)

后篇完结注意!

#失忆虐梗注意#


Written by 片岡 


后篇P站原文:id=5306637

前篇翻译:P1  P2  P3  P4  P5  P6  P7  (已完结)

后篇翻译:P1  P2  P3  (已完结)

喜欢请到P站给太太打分和收藏><!!


原文简介:

是这篇(novel/5247288)的后续。

前篇得到了很多收藏和评论,真的都非常感谢。我真的很开心。要是后篇能让您看得开心的话,我很高兴。


正文: 

事到如今才打开了泽村礼物的这一天,御幸就那么抱着那小瓶子睡着了。

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沙发上,眼角和沙发套都濡湿着。似乎是做梦时哭了出来,但那梦的内容他却记不太清了。

然后,他便收拾起了屋子。

仔细想想,这两天他根本过得十分慌乱。

因为女人来的那天,只帮他收拾了一半屋子,所以现在家里到处都是乱放的东西。而且,也由于他从聚会回来之后又在屋子里到处乱翻过,搞的连卧室也乱七八糟的。再加上厨房里还有做好了没动过的料理。这一切现在都需要御幸来收拾了。

整理好一切之后,房间里悄无声息,世界又一次陷入了沉默。整理好了的房间终于,稍微让御幸感觉舒服一些了。

克里斯告诉他的话,基本将他的疑惑都解开了。

原本乱七八糟的一块块拼图,也基本都被拼回了原位。

但要拼回那最后一块,恐怕除了泽村本人以外,再没有人可以做到了吧。

分别的时候他从克里斯那里要来了联系方式。现在御幸的手机里,既有泽村的电话号码,也有他的邮件地址。

(只不过,联络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理睬就是了。)

御幸不知道。

至今为止,他已经拒绝了泽村无数次,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,恐怕他会反过来被泽村拒绝吧。虽然克里斯说他把御幸手机里泽村的联系方式删掉了,但泽村那里应该是没有删掉御幸的。

一旦御幸主动去联络他的话,泽村应该立刻就能知道对方是谁了。也不保证他会不会已经设置了拒绝来电。

『稍微见个面可以吗?』

最后御幸好不容易发出去的短信,便是这么简短的内容。

因为他觉得写再长也无济于事,而且还不知道要写些什么。或者说,这可能是为了在自己被拒绝时,让自己不会受伤的防御手段吧。

但御幸的不安很快就消除了。

『可以哦。』

泽村这样回复了他,

『但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可以在外面见面。』

泽村接着又发来一条,御幸答应了他。

约好的时间是晚上,深夜。地点是泽村指定的,就在附近的河边上。

『河岸是连着的,在喜欢的地方停下就好,你从你公寓那边走过去也没多远。我从家里出发沿着河堤跑步过去,应该能在中途哪个地方遇到吧。』

泽村的要求挺随意的。

河边是两人一起去过多次的地方了,恐怕御幸的潜意识里也知道那里。如果他有记忆的话肯定会去以前两个人一起去的那里,但现在就算他不记得,泽村是沿着河岸跑的,他俩也一定会在某个地方碰到吧。

在约好的时间,御幸向河边出发了。

并不是记得,估计是无意识的,御幸在以前两人多次去过的那个地方停了下来。

虽然有风,但天气还不错。从几盏路灯的河堤望上去,可以清楚地看见天上的星星。已近满月,原本黑暗的河水被照得很亮。渺无人烟的河堤十分清净,还能听到细微的水流声。

这时,泽村终于出现了。

出现在眼前的泽村似乎有些惊讶。

「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会在这里。」

泽村说着,在明亮的月光下稍微地笑了。

「还有,我也没想到,你竟然会叫我出来。」

这么说着的泽村真的是在运动中顺便过来的,穿着运动服,肩上还搭着毛巾。泽村拿起打在肩膀的毛巾稍微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走到了御幸面前。

然后,也没有就站着说起来,而是在河堤上坐了下来。没有看着对方,只是望着月光下流淌的河水。

「风好冷啊。」

泽村说道,

「是啊。」

御幸搭了腔,却没再说话。

明明是御幸叫他出来的。

(是有什么事吗?)

泽村想着,

「那个……」

泽村终于忍受不了沉默地开了口,这应该成为了对话开始的契机吧,没过多久御幸终于动口了,

「事情经过、我都从克里斯前辈那里听说了。」

御幸的话是从这磕磕绊绊的一句开始的。

听到他的声音,泽村将看向河水的视线转向了御幸。

「事情?」

「就是,我的记忆不太对劲的事……」

「哦哦。」

听了这话的泽村好像有点惊讶。

「克里斯前辈,跟你说了啊。」

「嗯,我去问的他嘛。」

「现在不是赛季嘛,所以才觉得现在说也没关系吧。我也觉得,要说的话现在告诉你比较好。」

「我,」

看着像是在说别人的事一样的泽村,御幸再次开了口,

「我,忘了你对吧?」

「对。」

泽村老老实实地点头。

「一开始我可是被吓了一大跳呢。」

「一开始?」

「对。但是,前几天喝多了嘛,大吐了一场,然后就爽快多了。」

泽村说。

「结果,就算忘掉了某个人,也不会有任何问题嘛。虽然我也想过你忘掉我之后,会不会有什么戏剧化的事发生,结果没想到的是什么也没发生,这让我都很惊讶啊。」

什么都没变,泽村说。

然而御幸却不认同他的话。

「有的吧」

御幸说,

「明明就有吧?不是什么都没发生不是吗!?」

「那个、御幸前辈……?」

「你,是我最重要的人不是吗?可是我忘了你不是吗!?」

听到这话,这次泽村是真的被吓到了。

因为他没想到克里斯连这个都跟御幸说了。

「但是那并没有什么问题哦。」

对于御幸略带攻击性的话语,泽村十分冷静。

「因为,就算御幸前辈已经对我有所认识了,但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哦。」

泽村继续道。

「只要御幸前辈想不起我来,我对前辈来说,就只是个陌生人而已。对前辈来说我是陌生人,也就是说对我来说前辈也是。我们走的是完全不同的路。所以,什么都不发生才是正常的,我觉得那是强求不来的。啊,但我可不是说这是御幸前辈的不对,不是那样的哦。虽然我也很气投出触身球的家伙,但那是比赛里的事故吧也没办法,虽然没能躲开的你也有不对……」

阻止了想要说些什么的御幸,

「而且,」

泽村继续到,

「而且,我觉得前辈现在的生活,才是最正常的生活哦。」

「正常?」

「对。」

泽村点点头。

「很普通地打着棒球,普通地和女人交往,然后结婚。这才是普通地生活哦。虽然我们一起打棒球一起生活的每一天我都很开心,但总觉得你还应该有另外的人生。就算有点寂寞,但事情发展到现在我才意识到这一点。所以啊,」

说着,泽村站了起来。

御幸顺着他的动作望了上去,但泽村的脸处在逆光的方向,让他看不清他的表情。就保持着让御幸看不清他表情的状态,

「所以啊,我决定离开你的人生了。」

泽村就那么看着远方地说着。

泽村的声音里,没有以前总是顾虑着御幸的心情时的不安。总感觉下一秒泽村就会去到他不知道的地方,御幸赶忙也站了起来。然后,抓住了泽村的手。

泽村虽然惊讶于他的动作,但御幸却没有在这之上的行动了。

只是抓着他的手。

因为他的这个动作,泽村清楚地意识到了现在的御幸和以前的不同。这就是现在的御幸所能忍受的最大限度的距离了。

(这种表情,我还没见过啊。)

泽村想着,没说出口。

平常那种游刃有余的表情和感觉都消失不见了。这让泽村既觉得很少见,也觉得御幸就像另外一个人一样。

「前辈,可以接吻吗?」

手腕还被抓着,泽村突然抛出了这个问题。

「诶?」

对于泽村突然提出的要求,御幸感到很疑惑。但御幸的这个反应,也在泽村的设想之内。

「讨厌的话,直接拒绝也可以哦。我觉得对现在的前辈来说,应该只会觉得很恶心才对。」

但如果是我去吻你的话就太不慎重了。

泽村又加了一句。

「你要怎么做?」

泽村将选择权抛给了御幸。

其实泽村是觉得御幸答不答应都无所谓,毕竟泽村也没有期待接个吻对方的记忆就能回来。他早就过了那个做白日梦的时期了。

「我是都无所谓。」

泽村最后一次问他的时候,

「我、做」

御幸小声地回答了他。

这个回答看起来实在是太难看了,泽村不由得大笑了出来。但,泽村很快收住了笑容,伸出一只手从御幸的眼镜上遮住了后者的视线,轻轻地印下一个仅仅是触碰了一下的吻。

那是用秒就能计数的短暂时间。

御幸既没有逃开,也没有拉住他。

这虽然让泽村有些意外,但嘴唇分开后,泽村便还了御幸光明。

「觉得恶心吗?」

泽村眨眨眼问他,

「我不知道……」

御幸答道。

听着御幸直白的回答,泽村稍微笑了起来。

「哈哈,那就是不觉得好嘛。也就是说,事情就是这样了。」

泽村说,

「现在的你,只是突然接收到太多情报,所以还处于混乱状态。所以才会觉得自己必须要跟我在一起才行。但是,这种混乱也总会平静下来的。」

只是现在而已,泽村说着。

然后,他稍微思考了一下,

「但是,如果」

泽村继续道,

他稍稍垂下了眼,指尖似乎略微在发抖,但恐怕御幸并没有发现这一点吧。 

「如果,有一天前辈的记忆回来了,想起我来了,那个时候还喜欢着我的话,」

泽村说着,再一次仔细地斟酌了自己的用词后,继续道

「请、让我继续呆在你身边。」

御幸什么也没有说。

和那天向他告别时一样的,泽村笑得灿烂。

「虽然之前说过同样的话了,但我再说一次。我,就算是走到今天这个地步,也还是觉得能和御幸前辈相遇,真是太好了!」

这是他有印象听过的话。

御幸知道泽村的这句话之后接的会是什么,但他觉得自己并不想听到接下来的那句话。

他能想像出接下来的话,而实际上,

「再见了,御幸前辈。」

和泽村的对话,就以此结束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


当遇到真正觉得很恐怖的事时,人通常会有两种反应。一是大叫出声,而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御幸的话,是后者。

另外,失去记忆的人要再次取回记忆的话,方式也有两种。

一种是丢失了自己失忆那段时间的事。另外一种则是还记得自己失忆时的事,并且记忆也回来了。御幸的话,不知是不是因为他只是缺少了部分记忆,所以是属于后一种。

也就是说,某一天,御幸的记忆突然就回来了。

御幸因为感到恐怖无法出声而变得头脑空白,然后在他空白的大脑从恐怖当中恢复过来时,记忆也跟着一起回来了。



下个赛季快要开始的时候,御幸去了澳大利亚。

是为了一个和棒球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春季特别录影。说是澳大利亚,也没有在其中心地带,而是在一个比较偏远、被大自然包围的地方。

在来到这里的不久之前,御幸再一次在周刊杂志上造成了大话题。

是之前女人的事。

和御幸热恋的报道仅仅过了两个月,就一致流出了二人崩盘的报道。各个媒体报道的分手原因都不尽相同,但都不是真正的原因。而御幸面对媒体一律以十分应景的「在棒球上会向前迈进」这一说法来应对,于是这件事就这么了结了。可能是因为女人所属的事务所并不大吧,也说不定是因为球团的力量太强大了。

总之,这次的骚动就以此全部结束了。



「好了。那御幸先生,数三二一就请你跳下去哦。」

戴着记有商标的运动眼镜的御幸,正站在澳大利亚的大自然当中的,一座桥上。双腿闭得紧紧的,是因为两脚腕都被粗橡胶扣给系起来了。

(我为什么会在这里)

尽量不去看下面,御幸一个人思考着。

但再怎么想他都不明白为什么。直接说的话就是因为电视台的策划,让他在四十四米的高空蹦极,但御幸也是在几分钟前才得知这个策划的。

(为什么)

站在毫无安全感的桥上,御幸再次思考了起来。但在这个已经被周围的工作人员和当地的工作人员包围着的地方,已经没有不跳这个选项供御幸选择了。

「那个,其实我不太擅长这种很高的地方来着。」

「啊不御幸先生,都到这里了您不跳的话就……」

工作人员回道。

「可我只听说是要被十只臭烘烘的考拉抱着的外景来着。」

「只是那样的话节目气氛是不可能高涨起来的吧。你看,谷口先生也要跳的。」

「他跟我完全不是一个类型好吗!?」

「说不定跳了就会打开新大门了哦!」

「不,不打开也没关系。」

「那么,时间比较紧,差不多该跳了哦——」

工作人员强硬地结束了对话。

结束了这对话之后,又有个外国人拿他听不懂的话在对他说着些什么。可能只是在鼓励他吧。因为要是是真的很重要的话,工作人员一定会给他翻译。

「好,那要开始倒数了。倒数是用英语哦御幸先生——」

听着,御幸没有回答。

桥在摇动。

不看下面。

遥望着蓝天可以听见远处传来的鸟叫,但能听到比那更近的是,毫无意义的风的呼啸声。估计是麦克风和耳机的锅吧。

虽然他不想听,外国人的倒计时声还是开始了。

倒数的声音,也混同着周围观众的声音逐渐变大了起来。

(吵死了)

御幸想着,倒数的声音结束,御幸便一言不发地从四十四米高空跳了下去。

下落过程中出现了失重现象,同时御幸的大脑也变得一片空白。

出不了声。

恐怕他现在,眼睛也处于半翻着白眼的状态吧。

落下去之后,由于蹦极的绳子再一次腾空,同时御幸的记忆也回来了。直到绳子被解开,他才有了种“回来了”的感觉。因为蹦极的绳子是橡胶做的,所以御幸暂时还做着无规律的上下运动。

「再让他吃一次触身球试试。」

当初克里斯所说的话,不见得一定是没有道理的。



谁都不知道他的记忆回来了。本来知道他记忆有缺失的人就没几个,毕竟这不是外伤。

但找回了记忆的御幸,独自呆在了一边。

在旁人看来,他呆在那里一定是因为跳下去时的恐怖吧。摄像机拍着御幸的样子,身边的人看着他那样子都格格地笑着。

御幸,想起来了。

全部都想起来了。

从吃了触身球的那一瞬间开始,看到在病房里的不认识的泽村。然后和不认识的女人相遇、分手,还和泽村也分手了。这些事全部都记得,对于御幸来说是幸事。要是忘掉了自己失忆那段时间的事的话,他就没办法做接下来的事了。

他并不擅长高处。

落下去时的恐怖也还记得,腿现在也还细微地颤抖着。

但是,比起这个,最重要的是必须要赶快联络那个人才行。

「我的手机在吗?」

腿还在抖他站不起来。

御幸向自己附近的工作人员搭了声之后,对方把他的包拿了过来。估计工作人员也觉得脚软的御幸很好笑吧,一边笑着一边把包递给了他。接过包的御幸取出手机便开始找联系人。

很快他就找到了。

失去记忆的时候自己没有把他的联系方式删掉,真是要狠狠表扬那时的自己。

拨出了找到的那人的电话,他的手还有些颤抖。

按下去时发出了噗嗤的声音。

距离太远导致很长时间都没有听见通话声,这让他有些不安。

呼叫声响了。

(快接!)

呼叫声每响一次御幸都这样祈祷着,那念叨没有持续很长时间。很快对面就接了电话。

「你,现在在哪?」

一接通,连对方是谁都没有确认的御幸便问了起来。

「什么?」

连御幸也能听出来对方回答的声音里充满了困惑。

但那却是十分怀念的、傻傻的声音。

「那个,你是御幸先生吧?」

电话那边传来了感到不可思议的声音,

「这是泽村的电话哦,你拨错号码了吧?」

「御幸先生?」

不习惯的称呼,御幸想。他莫名地对那个称呼有点窝火。

「你在说什么啊,不找你我打给你干嘛!」

御幸压抑着自己心中的不爽,回道。

「所以说,你现在在哪里?」

「什么在哪里,我在自己家啊。」

听着不解的泽村的回答,

「啊,是嘛。我现在,在澳大利亚。」

御幸回道。

「所以?」

即使是泽村也不明白他到底想说什么。

「那个,你真的没有拨错号码吗?」

「我说了没弄错。所以,虽然我现在在澳大利亚,但马上就回去了。」

「等、你在说什么啊?」

「你,现在在哪里?」

「所以我就说我在自己家啊……」

「我就是问你那个家是在哪里啊。」

御幸说,

「我又不知道你住的地方在哪里。你把地址短信发给我。」

「哈?」

「你没删掉我号码吧?」

「没,还留着。」

听着对方的话的泽村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,但他只知道,现在的御幸非常奇怪。

不是以前那个,对他冷漠的御幸。

只是听着声音,便明白了那个差别。

「御幸前辈?」

泽村换了个称呼。

说是换了称呼,其实只是换了回去。

听见他这么叫,御幸的表情不由得缓和了下来。

「你听好了,就呆在那里别动」

虽然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在听,御幸继续道,

「反正大学的课你也只是睡觉,不去也没关系吧。」

「不啊,现在放春假,没课哦。」

「那更好你就呆那里。」

「那里……是说我家吗?」

「就是那里。你,现在没有公寓的钥匙吧。」

「那个……」

听着御幸一连串的话,泽村摒住了呼气。

「那个、你不会是记得我吧……?」

泽村问着,

「不记得的话,我怎么会蹦极之后马上就给你打电话!」

御幸说,

「好了,工作人员来了。之后再说。」

这样接了一句之后,御幸单方面地结束了通话。

「蹦极……?」

听着他说的话的泽村,果然还是一头雾水。

只是模模糊糊地有了一个御幸已经回来了的印象。



-完-



原作者后记:

非常感谢您能读到最后。

我很开心前篇得到了很多收藏,所以现在正在写一些这之后的故事(只是两个人黏在一起而已)。这之后的故事会是R18的形式,之后我会将它放上来。

以及,7月的Winning Shot之后我将暂时不参与任何活动。虽然有很多事情,但还请多多关照。

 

 

译者记:おし!おし!おーし!!!终于结束了!!!!!这个结局一定很出乎意料吧!?没错!就连我也被吓了一跳!!前一秒再见了御幸前辈还哭得稀里哗啦的,后一秒看到结局整个人都要疯了哦QwQ头一次看到的时候我是这样想的:什么!?竟然断在这里!?这就是结局了!?What!?太太你没再骗我!?

好吧,这就是结局了。番外说好的会在之后再做,毕竟又是工口了……不知道御幸的反应有没有让你满意呢?不如我们再来一起重温一下P站上这一篇的TAG吧www

 


 

好了,我们下篇再见w我的各种不成熟的地方还请多包涵!翻译有误的地方也欢迎指出QwQ谢谢太太们配我一起疯魔!!!


评论(69)
热度(239)

© 废人世界 | Powered by LOFTER